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双关】同居第一月

纸包鸡包纸:

|年上年下不分



2.13


关宏宇靠在门上,怔怔地喘气,眼睛迷迷瞪瞪的,两小时前喝的酒在胃里烧,疼得要命。


他抬眼看向坐在沙发上闭目不语的关宏峰,艰难地开口:“哥,我没杀人。”


关宏峰冷峻的神色不改,沉声道:“证据都指向了你。”


“那你信我吗?”关宏宇痛苦地握紧拳头,背靠着门缓缓坐下,无助而凶狠地盯着被灯光笼罩的关宏峰。


等待许久只得到沉默,关宏宇自嘲笑笑:“也对,毕竟我是一个有前科的人。”说着,他把手搭在门把上准备离开。


“信。”含糊的声音却在他背后响起,关宏峰用轻微到有些发抖的声音说:“宏宇,哥信你。”



2.14


原本今天要和亚楠一起过的。关宏宇眨着干涩的眼睛,突然想起了细碎的事情,比如激烈到被用解剖刀威胁的争吵,比如温柔到被抱在怀里揉乱头发的甜腻。


现在他坐在关宏峰家里的沙发上,打开电视,开了静音,看着上面轮播的通缉信息,觉得电视的宽屏让自己的脸看上去胖了点。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复了情绪,可当看到“连环杀手”这些字眼时,关宏宇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地涌了出来,他难受地喊:“哥,哥你在哪?”


自然没人应答他,关宏峰早早地去了刑侦支队,周巡通知他说关宏宇的案子可能要转移。



2.15


八点,关宏峰并没有去支队,还呆在家里。


他烤了一盘吐司,又倒了杯牛奶,看关宏宇还在睡就没叫醒他,自己一个人站在鱼缸前看老虎摆动尾巴。


九点,关宏宇起床。


他看到关宏峰时有点诧异,奇道:“嘿,你怎么还在?”


关宏峰轻描淡写道:“我辞了支队的工作了。”


“什么?”关宏宇被牛奶呛到,一口气顺不上来,又不敢大声咳嗽,只能瞪眼睛梗脖子。


关宏峰走上前帮他拍背顺气,解释道:“如果我不辞,就不能查你的案子了。”


“哥,值得吗?”


“值得。”



2.16


关宏峰处理掉了关宏宇的衣服,并命令关宏宇戴上手套把屋里打扫一遍,而他自己就看着关宏宇忙上忙下。


关宏宇擦了擦额头的汗,抱怨道:“我的亲哥啊,你搭把手行吗?”


“你自己不是说闲得发慌吗?”关宏峰正在洗杯子,仔细地观察杯沿是否留下了唇纹。


“对了,宏宇。”


“怎么了?”


“以后我们的东西共用。”


“用一把牙刷,睡同一张床,吃同一碗饭?”


“嗯。”


“穿同一件老头背心?”


“……”



2.17


关宏宇看着拉紧的窗帘,又抬头看着亮得刺眼的灯,揉着酸痛的眼睛,疲惫得打了个呵欠:“哥,你睡觉开灯太影响我睡眠质量了。”


昨晚一闭眼眼睑都是通红一片,怎么都睡得不安心。


关宏峰平淡回道:“习惯了。”


话题到这里就断了,关宏宇无聊地掰手指,听指关节发出咔咔声响,深觉自己身体快要生锈,看关宏峰挺直腰板还在看老虎,不由得打趣道:“难不成你在家的唯一活动就是看老虎?”


“还有喂老虎。”关宏峰难得笑了,克制地。


“老虎喜欢吃烧鸡吗?”


“不喜欢。”


“可我喜欢。”



2.18


周巡打电话给关宏峰,说自己现在代刑侦支队队长了,关宏峰得叫自己一声周队。


他还说起关宏宇的案子,煞有其事地拿现场找到的毛发指纹诈关宏峰,“种种证据都指向你弟啊,老关。”


关宏峰不为所动,只反复要求,“我要查我弟弟的案子。”


最后周巡吼道:“整天你弟你弟你弟,你弟能顶我们一百个支队是不是?”发完脾气后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


关宏宇在一旁偷听着,有些不安地看向关宏峰,他这亲哥轻微面瘫,脸上看不出些什么,“周巡说什么了?”


“他问我,是不是一个你可以顶一百个支队?”


“啊?”


“你顶多是十个支队。”



2.19


实在不行了。


关宏宇瞅一眼他哥平静的睡颜,灯泡般肿的眼睛怨念地瞪着过于明亮的灯光,因为休息不够而停转的脑袋完全摒弃了关宏峰千叮万嘱的“千万别关灯”的命令。


啪——关宏宇的手按下了按钮,被黑暗笼罩的那刻浑身泛起愉悦的疲惫感,终于能安心睡觉了。


可就在关宏宇头沾到枕头时,他身旁的关宏峰忽然开始抽搐,不时发出短促的惊叫。


关宏宇拍拍他哥的脸,低声喊道:“哥,你没事吧,哥!”


“灯……开灯……”关宏峰抓着关宏宇的手,痛苦地蜷缩起身体。


关宏宇赶紧去开灯,等灯光再次笼罩时,关宏宇意外看到了他哥的眼泪。


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无坚不摧的男人抓着自己的手,眼眶湿润地喘着气,像是死里逃生,又像是奄奄一息。



2.20


“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关宏宇还是不放心,起床后第一时间问正在浏览新闻的关宏峰。


关宏峰握紧杯子,斟酌着措辞,谨慎地说:“黑暗恐惧症。”


“怎么得的?”关宏宇着急着追问,天知道他昨晚多担心他哥。


“跟我脸上这道疤一块得的。”关宏峰看着关宏宇,哑声说道:“那之后我发现自己不站在灯光下面就会死掉。”


“有没有找过心理医生?”关宏宇想拉住他哥的手,却被巧妙地躲开。


关宏峰摇头,突然问道:“你说我像不像苍蝇?”


“什么?”


“哪里有光,就拼命往哪里飞。”



2.21


“周巡说让我回支队当顾问。”关宏峰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些许的心里强迫让他觉得头发太长了。


关宏宇听了喜出望外:“那你可以帮我查案子了?”


关宏峰无奈地看着他:“哪有那么容易,你的案卷绝对被周巡藏得严严实实的。”


“难道我要一直躲在你的屋子里吗?”关宏宇丧气地坐在沙发上,日子过越久,自己被定罪的可能性就越大。


“你想出去吗?”


“想。”


“那你可以晚上出去。”


“?”


“作为关宏峰。”


“!”



2.22


关宏宇看着搁在洗漱台上的毛巾,刀片,和镜子里他哥的倒影,手心冒汗。


关宏峰说:“也许有别的办法。”他知道自己弟弟的性格,激比劝管用。


果然关宏宇一听,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说:“我要自己去查清楚这个案子。”说完,咬紧毛巾,手持刀片沿之前关宏峰在他脸上画的黑线割过去。


血嘀嗒嘀嗒落在洗漱台上晕成团团红色,关宏宇晕晕乎乎望过去,居然越看越像开到要败的蔷薇。


他强撑着对关宏峰说:“也不怎么疼嘛。”


关宏峰不搭话,只沉默地帮他处理伤口,看着涌出鲜血的伤口,两年前在医院睁开眼睛看到关宏宇时那种奇异的心情再次在心里翻涌。


他在心里对关宏宇说:“对不起,弟弟。”



2.23


好在关宏宇身体素质好,添了一道伤口也只当放放血,第二天起来照样活蹦乱跳,当然,得先让关宏峰允许他活蹦乱跳。


这会儿刚起床的关宏宇像霜打的茄子般缩在椅子上,怨念地盯着拿着沙漏的关宏峰,“我就多你两公斤。”


“我们得完全一样。”关宏峰摆弄着沙漏,无情地说道:“五个一百。”


“什么五个一百?”关宏宇这会儿开始装傻。


“俯卧撑三百,仰卧起坐两百。”


关宏宇嗷嗷惨叫,问道:“那我比你轻了呢?”


关宏峰想了想,答道:“那就多吃点。”


“我的亲哥啊!”



2.24


关宏峰以顾问的身份重返支队。


上班前他警告关宏宇,别在屋子里整出太大的声响,细节到如上厕所冲马桶,随时要带手套,喝完水洗杯子都要一一交代。


关宏宇听这些听得快要耳朵长茧,他这亲哥估计恨不得把他拷在床头边。他拍拍他哥的肩膀,帮忙围上围巾,诚恳地说:“我一定好好看书,好好学习。”


说的是最近关宏峰在给他恶补的法律知识,好歹他哥法学博士,至少也得把关宏宇培养到本科水平。


关宏峰还是不放心,在支队走个重入职过场就匆匆回家,一打开门就看到关宏宇伏在案上的身影。


只见关宏宇小心翼翼地拿起纸张,生怕发出声响,然后动作灵活地动了一下手腕。


哒——地一声,刚折好的纸飞机就飞落在了关宏峰脚边,上面还依稀能看到关宏宇难看的字——“飞阿飞啊我的骄傲放纵”。


“今天开始加设课程,模仿我的字。”



2.25


关宏峰在支队遇到了刁难,来自他的老搭档,副支队长刘长永。


这个情感生活丰富的老刑警嗅出了关宏峰身上不同寻常的味道,拐弯抹角地问:“最近有伴了?”


“一直都有。”关宏峰避重就轻,答道:“老虎。”


在一旁听着的周巡突然说道:“老关,等会下班我送你回家吧,我好久没见老虎了。”


关宏峰点头表示同意,找个借口说去上厕所,一出门赶紧发信息给关宏宇:“周巡要来,躲起来。”


发完之后删除信息,关宏峰磨蹭了一会才回到周巡办公室,对上周巡探究的表情,说道:“可能老虎不大认识你了。”


另一头着急着收拾东西的关宏宇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这周巡太他妈像来抓奸的。



2.26


关宏宇着急看着手上的表,当时针指向七时,他终于忍不住拿手机发了条短信:“哥,你在哪?天快黑了。”


十五分钟后才有短信回复:“和周巡去吃油泼面。”


“需要我去接你吗?”


“别出来,太危险了。”


“那你怎么办?”


“撑。”


关宏宇想了想,把短信编辑框里的字一个个删掉,他原本想和他哥说:


“带点小龙虾给我。”(划掉)


“别硬撑。”



2.27


关宏峰休息在家。


他确实生活单调,喂完老虎后看到关宏宇在打游戏,就问了句:“玩什么呢?”


关宏宇大吃一惊,上下打量他哥:“今儿开窍了要给自己添加活动?”


关宏峰摇头,说:“以为你只玩魔方之类的。”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关宏宇一边聊天,一边打怪,眼睛居然还有闲工夫望一眼他哥。


当看到他哥从口袋里掏出一魔方时,关宏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哥,你居然还玩起了怀旧加惊喜套路。”


“你不太聪明,还是玩点锻炼脑力的游戏比较好。”


“……”



2.28


“这个月最后一天了。”


“一切有在好起来吗?”


“暂时没有。”


“那有没有在变坏?”


“暂时没有。”


“那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250)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