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双关】骨骼与肌肉

渺渺兮虞怀:

*科学


*为了表达哥哥无意识(?)撩汉


1.


 


刘音将琥珀色的液体倾入杯中,形状不规则的冰块相互碰撞,激发出浑厚和香甜。


关宏宇拿在手中摇晃了一下,小抿了一口,摇头晃脑的咂么滋味。


刘音想起刚才他哥来他们酒吧交接的时候,坐在吧台竟然点了一杯水。再看关宏宇餍足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Jerry,你说你这么会享受,你哥怎么跟你完全不一样?”


关宏宇掀起一只眼皮:“呵,我哥?他从懂事开始就过的老干部生活。要不是有我这么可爱的弟弟带他体验这花花世界,过不了几年啊,他得去公园跟大妈们跳广场舞去。”


刘音脑补了这个画面,噗嗤一笑,戳了关宏宇一指头:“你怎么那么损呐,不怕你哥收拾你。”


关宏宇嘿嘿一笑:“怎么着?真打算泡我哥了?想刺探点情报?没问题啊,找宇哥,宇哥告诉你。”


刘音略一思索,道:“我还真的有个好奇的地方,你哥这么多年,身边就没个女人吗?”


“除了解剖台上的女尸他感兴趣以外…没见他对哪个雌性生物感兴趣…我们家老虎都是公的。”


刘音啐道:“跟你说正经的呢!”


关宏宇一耸肩:“骗你干嘛,我哥那叫一个柳下惠。不过也是,他们那队里也没好看的。”


刘音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哥好歹也是一个堂堂刑侦大队长,就没有看上他的姑娘?”


“哎呀真的真的,敢追求他的女人,那除非是想泡我的认错人了。”关宏宇眼珠子一转,似乎想起什么事,突然凑近刘音道。“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我老觉得我哥,不发力而已,他要是认真了,嘿,了不得!”


“你知道我哥是怎么学习人体骨骼肌肉知识的么?”


 


 


2.


十多年前,盛夏的傍晚,关家。


关宏宇和街坊家的孩子打球打了一身汗回来,洗了个澡,搭着个毛巾,头发湿哒哒的就去冰箱里拿出瓶北冰洋,仰脖子就灌下去,气泡在嘴里食管里炸开,那叫一个爽快。


余光瞥见他和他哥那屋灯亮着。关宏宇走过去一看,案上一摞书,他哥正伏案聚精会神的研究着什么,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啥呢?”


那时候哥俩都还是半大小子,比成年以后要亲近很多。关宏峰一听见他弟喜悦的声音,就感觉身后一个散发着清凉水汽和皂香的身体拢在他身后,水滴从关宏宇的头发上坠下,滴了一滴在关宏峰的脖子里。


一阵凉意,和茫然无知的诱惑。


关宏宇看见书桌上摊着一本图谱,掀开看书脊,题目是《人体骨骼与肌肉》。


关宏峰淡淡道,“图书馆闭馆就回了,借的几本书。”


“哎呦哥,这还没开学呢你就开始用工。你们当警察还得懂这个啊,又不是医生。”


“当个片警,自然是不必。但若是想要破案的话,人体解剖学是必备的。”


关宏宇点点头,知道他哥是个人中龙凤,自然是不可能甘于平凡的。


关宏峰扭头看了看他,淡淡的笑了一下:“你来的正好。”


 


3.


“颧突,颞骨,上颌骨,下颌骨。额肌,皱眉肌,眼轮匝肌…别动。”


“哥,不行,你这么轻轻的,我痒痒。”


关宏峰一首拿图册,一手在自己同胞弟弟的脸上描画,从面部开始一块骨骼一块肌肉的开始对人体的了解。关宏峰的手跟他弟弟的手不同,关宏宇的手上布满打球、打架磨出来的茧和伤口。关宏峰的手柔软而细腻,在关宏宇的脸上就像羽毛一样轻轻刮过,搔的关宏宇像屁股长钉子一样坐不住。


关宏峰把他按住,顺着下颚骨,指尖逡巡向下。


“锁骨,肩胛骨肩峰,胸骨体…”当记忆骨骼的时候,关宏峰会用力一些去感受骨骼的位置和形状。正好关宏宇只穿了跨栏背心和短裤,一点不妨碍科学研究。


“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三角肌,胸大肌…”


少年人的脸圆润稚嫩,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婴儿肥,显得比实际年龄还小些。但是关宏宇毕竟摸爬滚打,身材是越发挺拔了。他身上已经可以到尚且柔嫩的皮肤下面有着愈发到结实的肌肉。关宏峰撩起弟弟的背心,触手的皮肤细腻有弹性,腹肌隐约可见。


“人体的腹直肌。嗯,有八块…”


关宏峰突然被抓住了手。


“哎哎,哥哥哥,这不行…这让人看见了,啧,不太好吧。我这以后...”关宏宇咽了口口水,“还得娶媳妇呢….”


关宏宇虽然答应了给他个做模型,可没想到是这样的,他脑子里可不跟他哥似的那么伟光正,和小伙伴偷摸看得小电影这时不合时宜的在脑子里开始播放。


说是这么说,可关宏峰一瞪眼,关宏宇又认怂的马上撒手,安慰自己,跟他哥有什么好计较的,俩人连羊水都一起喝过,摸两下有啥大不了的。


关宏宇绷起胳膊的肌肉,方便他哥研究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但被他哥握住手摩挲以仔细的研究手上的指节的时候,关宏宇一条好汉,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长大以后就没跟他哥拉过手了。今天像是把几年的量连本带利的还回去了。


所以他哥说“行了”的时候,关宏宇还松了口气。


没想到他哥后面紧跟了一句。“躺下吧。”


????!?!!


 


4.


所以现在变成了这样诡异的画面。


关宏宇躺在床上,他哥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把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研究。


关宏峰,“原来人脚部是这样的结构….”他拿着弟弟的脚琢磨,却没在意躺倒的人是怎样忍耐着想把他哥一脚踹飞逃跑的冲动。关宏宇身上痒痒肉不少,尤其是脚,这么被人把玩,那真是难耐到了极点。奈何从小到大屈服于他哥的威严,再怎么着也得忍着呀。为他哥的学习做贡献,就是为刑侦技术发展做贡献,也就四舍五入为了未来千千万万受他哥罩着的老百姓做贡献。


关宏宇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再伟大了。


可是他哥这个摸法,真是完蛋。


关宏宇只能说服自己是小时候去博物馆看见的那种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剥了皮的尸体。


“腓骨和胫骨…嗯,看来人的小腿和小臂一样是两根骨头支撑的结构。韧带…应该是摸不到的。宏宇,你膝盖上有伤,怎么回事?”


“吼,您老人家知道我是你弟弟不是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啦?”


“说什么呢?”关宏峰pia的给他弟的屁股上来了一下。


“哥!!过分了啊!”尊严呢?这就是为科学做贡献的结果吗!


关宏峰噗嗤了一下,觉得这个姿势还是不太方便。干脆坐到床上来,把他弟弟反过来,把两条腿掰开,抱起一条仔细观察。


他弟弟两条腿生的很漂亮。长而直,肌肉匀称,皮肉还白净,毛发稀疏,美中不足几处磕碰的伤疤,也是这个年纪皮猴一样的男孩必不可少的。


“股直肌,阔筋膜张肌,股内肌,长收肌…”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即使有肌肉,包裹在皮肉之下也不是硬邦邦的。大腿内侧少鲜少触碰,自然是柔软滑腻。


关宏宇觉得有点遭。他哥的手指尖微凉,在自己敏感的大腿内侧划过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战栗了一下,突然有点想尿尿的冲动,是刚才汽水喝多了吗?


“宏峰,宏宇,快来,你们舅舅给咱家送了西瓜!”伴着车铃的声音,关家妈妈的声音从院里传来。


“唉!来了来了!”关宏宇抽回腿,一个鲤鱼打挺从 床上翻起,跑去给他妈帮忙。


关宏峰手里空落落的,还觉得有点莫名的遗憾。


 


5.


晚上挑灯读书的时候,妈妈给关宏峰的书桌上放了一盘切好的西瓜。


“宏峰啊,宏宇那孩子又跑哪去了?”


“他说他去同学那住,今天不回来了。”


妈妈走了之后,关宏峰捧着块西瓜认真的想了一下是这西瓜比较红,还是刚才弟弟的脸比较红。


 


6.


“你看,他就说科学研究,来这么一招,哪个女的不得投降?”


关宏宇吐出一个烟圈,挑眉看着刘音道。


刘音嘴角抽了一下,说:“上次那个赌不算啊,你哥..我可不敢泡。”


关宏宇意外道:“啊?怎么,怕了?”


刘音叹口气:“你们兄弟俩的事我可不掺和。”说罢用着做了精致美甲的修长手指指了指墙上挂钟。


关宏宇马上从椅子上跳起来,在烟灰缸里把烟按灭,边跑边道:“哎呦喂,这个点儿了,我得接我哥去了。回见啊!”


刘音哼笑了一声,“还哪都一样?你哥可比你厉害多了。”


 


End


认真起来还真说不好谁更会撩呢 233


哥哥看的那本图册


敲门砖对画2 人物速写书 作者王靖宇





评论
热度(366)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