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双关】还童(3)

似淡非蛋:

【双关】还童(1)


【双关】还童(2)




3




从家里到西门,走路需要十分钟,到南门只需要四分钟,为什么要特意绕路可以说得通,监控显示她出了单元门的时候有人从南边过来,所以可以理解为是要躲开。


那么西门怎么又没出去?




周巡正在跟西门的保安询问,关宏宇抱着关宏峰走出大门,站在马路牙子上往两边瞧。


“两面稍微拐一点儿都是大十字路口,南边过去有万达,北边过去是永旺,除了这俩地方的顶层全是饭店,底商还一大溜儿呢,我怎么觉得……”关宏宇看了一眼关宏峰,没往下说。


关宏峰却懂了:“查酒驾。”


深更半夜突击查酒驾,躲在小区路旁专门抓吃饱喝足放松警惕但又带点小聪明的,他们可能觉得往小区这边开稳妥,觉得都在大路上才有人查。


但是抓没抓到酒驾的人不知道,却把打算从西门出去的保姆给吓回去了。




“嘟囔什么呢?”周巡踱过来,不知死的伸手扯扯小孩儿的脸,“看你跟他说的还挺热闹,听得懂么,我说老关,这孩子真是亲戚?跟你……俩也太像了。”


“问出什么了?”关宏宇不搭他的话茬,把怀里头的小肉球换了个手托着,离周巡远了些,又给他把帽子拉了拉,彻底遮上小脑袋。


他的行为动作都是下意识的,也没什么太多想法,除了“我哥可不是你们这帮糙人能瞎碰的”。


但是周巡有点不自在了:“这又不是你弟,我又不能把他抓起来,至于么?”


关宏宇继续冷着一张脸演关宏峰:“小孩儿现在话都说不利索,要不你以为你不从他身上榨出二两我弟的消息么?”


气氛突然剑拔弩张起来,关宏峰悄悄用小手在关宏宇脖子后面扯了他头发一下,关宏宇拍拍他后背,表示明白。


所以周巡被噎的还没想好说什么,他又开口转而聊起案情来:“查查这里归哪片交通支队管,昨晚有没有人来这附近。”


“行,我这就叫人去,你看咱们还接着走么,抱着孩子呢,可别感冒了。”周巡借坡下驴,也赶紧翻篇儿。


关宏宇没搭理他,抱着关宏峰继续往南门走,周巡跟在后头,鹰隼一般的眼光盯着他们,关宏峰藏在大帽子的眼神对上他,立马像被吓到一样扭了头,那怯怯的小样子又让周巡觉得自己敏感了,赶紧换上慈爱得脸,可人家再没看他。




到了南门,他们并未做太多停留,因为如果西门真的有交警,那么南门也不敢出去,做贼心虚就是这个道理。


那就继续走,从南门往北拐,左手边就是他们楼,再往北,一个假山水池子,两条岔路,左边是西门,右边是东门,刚刚就是这么过去的,绕了一圈,只是刚刚经过的时候没有作停留。


“她从南门过来的时候是直接回的家么?”关宏宇问关宏峰,“我记得南门拍到她和后来楼道口拍到,相差了十多分钟。”


“放我下来。”关宏峰这么说,可真被放下了,才发现这具身体不协调的厉害,腿软脚软,走去路摇摇摆摆不太稳当。


周巡跟上了有心去扶一把,但看老关斜着自己那个眼神,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直接揣兜里了。




关宏峰在假山前的草地上没有发现什么,但是接近石头的一小块泥地却仿佛被人刻意扫过表面,有点太没有痕迹了。


关宏峰觉得还想再往前看看,脚下却没站稳。


周巡自觉已经够快的出手了,可一向笨拙的老关比他更快,夸张的说简直是飞扑过去的。


什么叫飞扑,那是极其危险的情况下,整个人跳起来飞出去,用自己保护别人的一种本能快于大脑的姿势。


周巡目瞪口呆的看着本来要磕在石头上的脑袋电光火石间被横插进去的手给拦下了。


他是不是喊了一句什么?




当然喊了。


“我////艹///////////我滴哥额额额额个宝宝哎……”一个急刹车,哥变宝宝。


关宏宇顾不上自己的手背擦出了血痕,只是扶起关宏峰,把他左左右右前前后后举起来又放下的看了一遍,除了身上沾了灰,兔耳朵糊了块草皮,没事儿。


这才算放心。


关宏峰小手拉着他微微颤抖的破了皮的手,放到自己嘴边吹了吹。


就跟小时候关宏宇摔了跟头抱着膝盖哭,他哥也是过来对着他膝盖吹一吹一样。


周巡被这“父慈子爱”的场景弄得有点瞎,一边让他们赶紧找高亚楠包扎一下,一边等他们走了又把小汪喊来,嘱咐他必须再查查孩子。






“亚楠。”关宏宇见左右没人,抱着孩子到高亚楠面前,低声叫她。


高亚楠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队,看见他手上见红,赶紧又要戴上付新手套给他瞧瞧,却被他按着手制止了。


“我。”关宏宇挤挤眼睛,又用下巴朝怀里头一努,“我哥。这事儿说来话长,你先别问,但等下回去,还得麻烦你给他做个检查,查查怎么这样的。”


高亚楠噗嗤的笑出声:“名侦探柯南,我也看过,谁还没个童年。”


“亚楠,是我”关宏峰稚嫩的童音,吐字尚不清晰,但那语调,那眼神,就是他本人没跑了。


高亚楠瞪大眼睛,用手捂着心口:“赶紧回队里!”




告诉高亚楠这个事儿,也是关宏宇突然意识到一个孩子实在太脆弱,可能比碾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他必然时时刻刻在他身边,但即便如此还是无法放心,成年人的关宏峰都让他每日担忧到心力交瘁,生怕被人一不小心就弄趴下呢。


变小再可爱,也还是太有危险性了。




手上简易处理包上了,他把怀里头的小哥哥又搂紧了些,这小脑袋瓜,这小身子骨,这光溜溜滑嫩嫩的小脸蛋儿。


他没忍住吧唧亲了一下,反正车上就小周一个,不怕。


真是好,一嘴奶香。


奶香?


关宏峰嘴里含着颗周舒桐刚刚给他的大白兔,小嘴儿含不住,腮帮子鼓鼓的。


关宏宇用手指戳戳,咬着牙小声儿说:“吃独食?”


关宏峰就把手上早准备好的那一颗剥开糖衣,塞进他嘴里。


甜!






—TBC—



评论
热度(497)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