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双关】A Day(完结)

似淡非蛋:

【双关】A Day


 


 


6:00


关宏峰准时睁开眼睛,起床,刷牙,洗脸,刮胡子。


昨夜睡得不够安稳,梦境纷乱繁杂,可什么也记不住。


老了,关宏峰看着镜子里花白头发的自己,老的脸上的疤痕都皱起来了。


 


6:30


关宏宇热好了面包牛奶,摆盘放在桌子上。


他们家常年的早餐,简单的填饱肚子即可,不需要清粥小菜,不需要包子油条,买麻烦,做,更麻烦。


吃惯了,没有变化是最好的。


 


7:00


关宏峰坐在书桌前,他答应去给公安大学的新生讲一堂课,有一些资料要准备。


客厅里放着好多年前新闻的录像,2.13案件真正嫌疑人落网。


他弯了唇,脸上荡出一丝笑意,还真是,看不够啊。


 


8:00


关宏宇关上电视,今天份的已经看完,他不能打扰他哥干正事,就保持安静吧。


他从书架上拿出一本推理小说,可打开也看不下去几页。


还有什么小说能比他们经历过的事情更惊悚更悬疑?


他可不想去回忆。


手机响了一声,打开,是条短信,周舒桐的儿子下个月结婚。


他打过去五千块钱,说他们不去了,岁数大,不想见到太多的人。


周舒桐回复:关老师,请您一定要好好的,改天我去看望您。


他放下手机,这丫头,两个关老师怎么只惦记一个,所以当年她说爱上的,还是他哥吧。


 


9:00


关宏峰抻抻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随着年纪的增长,骨骼肌肉越发的僵硬起来。


坐久了,躺久了,再动一下就要反应一会儿。


去客厅里走了一圈,把掉在地上的书捡起来,插回书架。


鱼缸好久都没清理了,老虎缩在石头洞里不露面,他也老了,放进去的食物基本没怎么动过,还要清理出来。


他觉得可能老虎要一直活到给他们哥俩送终了吧。


 


10:00


关宏宇给自己的胳膊贴膏药,在部队的时候有一次演习弄到骨裂,后来伤好了也没注意保养,也没记着保暖,该死的工装背心,他哥说了多少回,他也不听。


所以现在经常疼,那是一种……挫骨扬灰?


大概应该就是这样吧。


关宏宇贴好了,把包装和废纸都搓成一个团,塞进垃圾桶的下面,然后喊了一声我去买菜,就出门了。


 


11:30


关宏峰沏了一壶茶,茶叶是周巡头些日子带来的。


周巡啊,老了还是风骚不改,火爆不改,也就唯独在他面前老实些。


他说拉着关宏峰出去转转,祖国的大好河山也没好好瞧瞧,就这么死了多亏啊?


关宏峰说不去了,跟弟弟在家挺好的,小日子有滋有味,平平淡淡,出了门,心慌。


周巡当时的眼神有些深沉,可能是嫌他没出息吧。


关宏峰喝了一口茶,烫嘴。


 


12:00


午饭就是煮面条。


年轻的时候泡面凑合,现在胃动力不足,也要煮一煮才敢下肚。


关宏宇给俩人一人打了一个荷包蛋,可他哥那碗都快坨了,人也没过来。


一忙起来就这样,真是。


关宏宇吃完自己的,把另一碗倒了,等他饿了再煮吧。


 


13:00


关宏峰头疼得很,感觉要感冒,喝了一杯感冒冲剂,也没感觉肚子饿,就想上床睡一会儿。


他忽然想起来和宏宇日夜交替的时候,说要表里如一,然后他着凉了。


后来怎么着的?


关宏宇冲了个凉水澡,趁着半夜开了窗户光着膀子吹冷风。


终于第二天也开始流鼻涕打喷嚏了。


“哥,你这身体,真的太金贵,求你为了我善待自己行吗?”


关宏宇一边说一遍擤鼻涕,鼻子头红红的。


像圣诞老人的麋鹿,动画片里那个。


他这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14:30


关宏宇正在用电脑看一部老电影,教父。


他时常会想,如果没退出江湖,没发生这些事儿,他是不是也能当上津港的教父?


不可能。


就他哥,亲妈住院他还负担住院费的时候都能大义灭亲把卖个片儿的自己给抓进去,真成了教父,他哥敢直接枪毙了他。


但是不妨碍他幻想一下,他要是真的牛到那个地步……


算了,还是别给他哥,别给自己添堵了吧。


这个话题起个头,都能想到关宏峰那张脸扳起来。


吓人啊。


 


16:00


关宏峰开始和面。


晚上包饺子吧,关宏宇买回来的菜里有虾和韭黄,还有肉馅儿。


这小子真是爱吃饺子,吃不腻。


其实他以前也没那么喜欢,就是叫外卖的时候被自己一巴掌抽出了情结,后来就老想着这一口。


面醒上了,和馅儿。


虾要去虾线,剥皮,用剪刀剪成大段,韭黄摘干净洗好,剁碎,然后这两样跟肉馅混合在一起,葱姜碎一放,拌好了。


肉馅买的也刚好,三分肥七分瘦。


放料,蒸鱼豉油,耗油,酱油,料酒,不放鸡精不搁味精,点点儿香油,打点水,加个鸡蛋,完事儿舔一下,淡了,再加点盐,齐活儿。


一开始面不对馅儿也不对,什么都不会,擀皮都变成用手按成一个片儿,包饺子的步骤变成先把面片叠成一个小口袋然后往里头塞馅儿。


现在呢,全套下来不费劲,熟能生巧。


高亚楠来吃过一回,直竖大拇指,说关队您可真棒,比我做的都好吃。


关宏峰往皮里头放上一筷子肉馅,保证每个饺子里面都要有虾仁,然后捏好了。


他还是不会挤饺子,那样更省事儿,虎口一合就是一个,可他老担心那样的一下水就开了。


这就可以了,他挺满足,弟弟是根本不会,所以也不上手,忙都不帮,能离厨房多远就多远。


高亚楠来的那次还动手了呢,女孩子家包的小巧秀气,跟她女汉子的性格还真不符。


关宏宇远远的在客厅给她讲他哥蔫坏儿,小时候大年夜里包饺子,骗他说他脸上有东西,结果给他抹了一鼻子的面,他还傻乎乎不知道,出去放炮被小伙伴一顿笑话。


高亚楠叹了口气:“关队,咱们煮吧。”


 


17:30


饺子出锅儿了。


关宏峰给关宏宇碗里头夹了一个,让他关了电视过来吃。


两盘饺子,一盘切好的红肠,两个卤蛋切开四半。


关宏宇看球呢,让他先吃,说自己爱吃凉的。


凉的是好吃,比热的多一种凝固的香气,特别是趁着家里人都睡了,偷一两个凉饺子塞嘴里,更好吃。


关宏峰默默吃完自己的那份儿,把关宏宇的那盘捡了一遍免得黏上,然后用盘子盖上,刷了自己的碗,收拾好厨房,回到书桌前。


 


18:00


球赛还没完。


进球的时候传来观众沸腾的呼喊。


关宏峰给自己带上耳机,他要选一个合适的案例视频放到课件里面。


 


19:00


关宏宇并不饿,可对饺子还是无限好感。


老话说得好,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


他连筷子都没用,端着盘子,用手指捏起来,放进嘴里。


他哥包的饺子,真好吃,虾仁鲜,韭黄微冲,肉满多汁。


怎么突然想哭啊,鼻子发酸,心里头发紧。


吃不下了。


 


20:00


关宏峰接到周舒桐的电话,说白天和他发过信息。


关宏峰想可能是关宏宇忘了告诉他吧,但又觉得有点印象,好像是孩子结婚。


周舒桐说,关老师,我真的挺想去看看您的,可周队说您现在谁也不想见,我不敢贸然上门。


“我挺好的。”关宏峰语气里有一种温柔,那是周舒桐认识他这么多年也没听过的,“我们俩都挺好的,别来了,你忙吧。”


周舒桐叹了口气,我们好久没见了,但您不想见我我就不去打扰您。


只是,关老师,求您了,一定照顾好自己。


关宏峰挂了电话心里还纳闷,这丫头,多大岁数了还是跟小孩儿一样,我把自己照顾的多好啊,我都胖了。


不过弟弟也没差,两个人体重一样,一路飙升。


 


21:00


关宏宇热了一杯牛奶,想了想,又倒了一杯酒。


关宏峰现在每天睡前都要喝上一点,不然就睡不着。


 


21:10


关宏峰洗完澡出来,看到桌子上的奶,端起来,放下,还是将酒一饮而尽。


 


21:20


关宏宇洗完澡出来,看到空着的酒杯也没太多感想,反正每天都一样,奶他也没喝,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21:25


屋子里每一盏台灯都开着,空荡荡的鱼缸,老虎还是没出来。


 


21:30


关宏峰迷迷糊糊的感觉弟弟上了床,从后面抱住他,他就往后蹭了蹭,缩进那个温暖的怀抱。


还记得关宏宇第一天躲到他家,说两个大老爷们儿挤一张床还非要贴的死近,只能侧身背靠背都不敢平躺,很暴躁。


可他有几次在梦里惊醒的时候,就是这个不愿意一起睡的人,死死把他搂在怀里,告诉他别怕。


哥,我在呢,你可别怕。


关宏峰睡梦里呢喃:宏宇。


他身后的人收紧手臂,在他后脑上印上一吻:哎,在这儿呢。


 


22:00


关宏宇睁开眼,他身边没有人,他抱着一条围巾,他瞳孔突然失焦,他抓着自己的心脏像溺水的人一般,却喊不出声音。


他问自己,我是谁?


 


23:00


关宏峰惊醒,他身边没有人,他抱着一条围巾,他瞳孔突然失焦,他抓着自己的心脏像溺水的人一般,却喊不出声音。


他问自己,我是谁?


 


0:00


我是关宏峰。


他抱紧那条围巾,整个人蜷缩起来,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他想起长春的漫天遍野的雪,关宏宇背着他走到公路旁,把他放下,给他拦了一辆车,冲他挥挥手。


“哥,你得醒了,醒醒吧。”


关宏峰就醒了,然后他把那围巾盖在自己脸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了一句,不要。


又睡了。


 


 


石头洞里没有老虎,他忘了,就像他早就没法吃鱼,可他不记得为什么了。


就像关宏宇替他进去没两天就被幕后黑手弄死了,他也忘了。


哪有什么关宏宇,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他是关宏峰,他是关宏宇,几十年如一日,一个人活着,当两个人在一起。


罢了。


 


—完—



评论
热度(289)
  1. 不要丢失少年气£0似淡非蛋 转载了此文字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