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青年哈蛋AU】Shoot the Dog(当他们成为Kingsman的同届候选人)

啊啊啊这个设定实在是太棒啦

Rowan🎃席北:

一发完!


自己开的脑洞哭着也要填完!


脑洞见


正文:




01


 


某天一个叫Merlin的人自称是他父亲的旧识,这个男人给他一个成为特工的机会,他选择抓住这个机会,走上和父亲一样的道路。


 


哪怕他的父亲因此而死,哪怕他的母亲或许也将因此失去他。


 


他仍记得Michelle拽着他袖口苦苦哀求不让他离开的样子,但他只是给了她一个告别的吻,然后决然地离开了这个充满了咒骂与暴力的家。


 


他想恐怕自己是一个冷漠的人,将脆弱的母亲留与残暴的继父折磨。但他又能做什么呢?每一次他劝说Michelle离开,Michelle都只抚摸着伤处,沉默哭泣。


 


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Michelle和他其实都已经死了。


 


他不能承受。


 


02


 


7、80年代是个所有人都在争取平权的年代。LGBT要求平等,黑人要求平等,妇女要求平等,他们走上街头,朝政府和警察还有那些趾高气扬的资本家们扔臭鸡蛋。他觉得这毫无意义,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只会因为你粗鲁的举止而更加轻蔑,贫穷只会越来越穷,病痛则无穷无尽。他努力了,真的努力过了,但那些贵族混球就是不肯消停。


 


一共13个Galahad的候选人,他是唯一一从贫民窟出身的,而对于其他12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族之后来说,贫民窟不仅意味着下等人,还意味着小偷,女支女与毒丨贩。


 


他们嘲笑他的口音,嘲笑他的衣着,甚至暗示他要么是小偷要么是男女支,他在第一个晚上打破那面该死的双面镜救了他们所有人,但是不,他们还是不肯停止对他的戏弄。


 


而他用自己的射击和体术成绩成功成为了唯二被Merlin表扬的候选人之一。


 


他勾起嘴角,不用回头,他知道那些小混球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03


 


Charlie是扎进他屁股的一根刺。


 


打从训练刚开始的时候,这个二世祖就带人找他的刺,而就因为这个二世祖是Arthur引荐的,所有人都买他的账。一共11个混球从早到晚不停歇地找他的麻烦,不是往他床上泼水就是往他的晚饭里放蜘蛛,并且他们还抓住一切机会对他进行言语上的羞辱。


 


他用拳头成功让Charlie消停了几天,但更多的麻烦接踵而至,在受到Arthur的亲自警告之后,他做出了和Michelle一样的选择,沉默。


 


当然,还有一个人从来没找过他麻烦,不过比起Charlie他们那群人来说,他更讨厌这个人一点——Harry Hart,一个同样出自贵族家庭,每天都西装领带袖扣手巾,打扮得一丝不苟的黑框眼镜男。


 


眼镜男打从见他第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他甚至拒绝了他伸过去的手。而从那天开始,眼镜男对他采取的政策就是无视,仿佛Eggsy Unwin这个人在他眼里就是路边的一株野草,或是空气里一粒尘埃,根本不值得注意一般。他从不参与Charlie他们愚蠢的恶作剧,也不太跟其他候选人有除去见面招呼之外的交往,但Eggsy明白这个人其实和Charlie一样打从心底看不起自己。


 


他宁可被人揍也不愿被人无视,而令他恨得牙痒痒的是,这个人就是那另一个被Merlin夸奖过的候选人,他们的成绩旗鼓相当。


 


但Harry Hart依然保持对他的无视。


 


04


 


如果他不惹是生非的话,他也就不是Egssy了。


 


故意成天在Harry面前晃来晃去只是第一招,此计不成,Eggsy就又打起了其他主意。于是Harry的书桌上,床单里,书页间时不时就会掉出一张张字迹难看的小纸条,就连他新洗的袜子也不能幸免——那些纸条上要么画着愚蠢的火柴人,要么就是些完全看不懂的涂鸦。


 


Eggsy心满意足地发现Harry开始对他翻白眼了。


 


但Harry的拳头是他没预料到的,直到他老老实实挨了一拳之后,才有些莫名其妙地揉着脸:“老兄,不就是些小纸条吗?”


 


Harry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线,温润的眼变得刀锋一般尖锐。


 


“把我的标本册还给我。”


 


“你的啥?”


 


“不要装傻!”


 


“嘿!我他妈说了我不知道!你听不懂人话的吗?”


 


“无耻之徒。”


 


“你说什么?”


 


而Harry只是冷笑,转身便要走。


 


Eggsy把他拦住,他们打了这辈子最不成章法,也是最狼狈的一架。


 


Merlin揉着额头站在两个青一块紫一块的优秀学员面前,而这两个家伙从他开始训话到现在一直保持着扭过头去不看对方的架势,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再问最后一次,为什么打架?不说的话直接走人,我不管你们成绩多优秀,不服从命令的士兵就是废物。”


 


“我偷了他的标本册。”


 


Harry惊讶地看向身旁说话的人,Eggsy正直直地看着Merlin。


 


Merlin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会儿,才宣布解散。


 


05


 


第二天Merlin便宣布,针对这届候选人相处异常恶劣的情况,经过和Kingsman其余成员的讨论,他们制定了一条新的规矩。


 


所有候选人都必须认领、驯养一只小狗,以培养团队精神。


 


几乎所有贵族家里都会养狗。Eggsy连养活自己都很困难,更别提养狗了,于是他面对一群他完全叫不出品种的小崽子们犯起了难。


 


当他终于下了决定之后,周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其中Charlie是笑得最丑的那一个。


 


“你选了一只巴哥犬?”


 


Eggsy侧过身,还没反应过来Harry正在跟他说话。


 


“它不是斗牛犬吗?”


 


Harry摇摇头。


 


“它会长得很大吗?”


 


Harry继续摇头。


 


“Sh*t!”


 


“其实小型犬也很好,我的这只是凯安梗,它也不会变得很大。”


 


Eggsy不知那件事更奇怪:他的斗牛犬变成了巴哥犬,还是Harry Hart主动跟他说话了。


 


06


 


JB这只小叛徒!


 


JB是他狗的名字。


 


JB竟然背着他和Mr. Pickles混到了一起!


 


Mr. Pickles是Harry狗的名字。


 


当他看见这两只小狗滚成一团玩闹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它们互相舔毛的时候,他也只是露出一个微笑,但是当它们互相闻起屁股来的时候,他费了好大力才抑制住自己痛苦的尖叫。


 


“不要这样!JB,回来!你……你们都是男孩子呀!不可以做这种事情……好吧,你实在想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还小啊,至少……至少得等你们长大以后再……”


 


“狗狗之间闻屁股是在收集对方的信息,并没有想要交丨配的意思。”


 


“你说什么?”


 


Eggsy不可置信地望向Harry,短短三天之内,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主动开口说话了。


 


“我是说,”戴眼镜的青年耐心的解释,“狗狗靠这种方式来交朋友,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靠嗅觉来判断的。”


 


“哦,哦。”Eggsy只能愣愣地点头。


 


“它们很喜欢对方。”


 


“哦,哦。”


 


刚刚,Harry是冲他微笑了吗?


 


07


 


他不想知道贵族都是怎么养狗的,反正他的JB就是要和他睡一张床!JB还那么小,就连隔壁床铺发出的呼噜声都能把它吓得瑟瑟发抖。


 


所以去他的Charlie和他杠铃一般的笑声!


 


有的时候他会在图书室里呆到很晚,去补那些自己生命中缺席的知识,而这些时候JB往往会自动跑到他枕头旁边缩成一团。


 


然而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窄小的单人床正中睡了两只难分难舍的小狗狗?


 


他看向对面Harry的床铺,穿着红色睡衣的Harry正歉意地看着他,他没有戴眼镜,昏黄的灯光下那双眼睛湿漉漉的。


 


属于Eggsy心脏的某一角悄悄地悸动了一下下。


 


“不好意思,我洗完澡回来,Mr. Pickles就睡到你的床上了……我试着叫了两声,但它们睡得很沉,应该是之前玩太累。”


 


Eggsy叹口气,准备回去图书室,他可以再读一会儿书,然后把几张椅子拼起来打个盹。


 


“不介意的话,请用我的床吧?”


 


Eggsy瞪大眼睛——他想自己的嘴巴应该也裂开了。


 


“不……”Harry的表情有些尴尬,他脸红着说“我的意思是,你睡我的床,我来睡你的。”


 


“你不可能睡得下的,你太高了。”


 


他们沉默了一分钟,然后哈利说:“那我们分享一张床吧,我们可以侧着睡。”


 


十分钟后,Eggsy发现自己和Harry背对背挤在了Harry的单人床上。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但一晚上Eggsy都能听到Harry浅浅的呼吸声,Harry身上淡淡的草木香包围着他俩。


 


他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08


 


Charlie开始在Harry不在场的时候叫他作Hart家的小女表子,他愤怒地冲那个混蛋挥拳头,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安。


 


其他的候选人也开始跟他开一些带颜色的玩笑,他们在他经过的时候模仿X交的姿势,还冲他吹口哨。


 


Eggsy无视了他们,然而事件升级了。


 


一盆冷水浇到正在熟睡的Eggsy身上,害他以为水淹事件再次上演。当他打开灯试图叫醒其他人的时候,才愤怒的发现所有人都围着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爽不爽,小X货?”


 


他怒不可遏地捏紧拳头,有一个人在他之前挺身站了出来——Harry Hart。他从来没有见过Harry那样的表情。


 


“给Eggsy道歉。”Harry冷冷地说。


 


Charlie刚要说些什么讥讽的话,Harry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不说第二遍。”


 


周围的人都一动不动,Charlie挣扎了几下,终于举起了双手,Harry放开他。


 


以Charlie为首,所有人都依次给Eggsy道了歉。


 


Eggsy和Harry再次躺在了Harry的床上,这一次Eggsy没有沉默。


 


“谢谢了,老兄,你本不必——”


 


“他们甚至不敢对我怎样,是我该说对不起。那些人……他们是对贵族头衔的羞辱。”


 


Eggsy轻轻地笑了起来。


 


“但你觉得你不是,对吧?”


 


“我努力不让自己给家族抹黑,但我确实犯错了,Eggsy……之前的标本册——我一直羞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我错怪了你。”


 


“那它?”


 


“Arthur命令Merlin收走了它,特工不能心有杂念。”


 


“见鬼。”


 


“见鬼。”


 


他们一同笑了起来,JB和Mr. Pickles在他们的脚那头睡熟了。


 


09


 


Harry Hart和那些人不一样,在相处之后,Eggsy甚至忘记了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讨厌这个戴眼镜的青年。


 


他发现不仅自己的狗和Harry的狗成天混在一起,他们也成天混在一起。


 


Harry给他解释他在书上看不懂的东西,跟他讲有关蝴蝶啊飞蛾啊什么的事,他也时不时讲一些贫民窟的轶事,而Harry完全不会因为他时不时脱口而出的脏字而停止微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个又一个候选人被淘汰,他想他和Harry成为朋友了,但他拒绝去想他们两个人间只有一个人能留下来这件事。


 


10


 


蜜糖任务本不该是难事的,它不可能比高空跳伞并降落到固定区域更艰难,也不会比格斗考试更危险,但是Eggsy就是觉得这困难极了。


 


他看着Harry冲那个女孩露出只有他才能看到的笑容,他想,算了,他不想再继续了,于是他转身,但是有一双手拉住他。


 


他回头,Harry正焦急地看着他,而那个之前还在和Harry调情的女孩则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俩。


 


他想问你干什么,但他没能问出口,这个答案太沉重,他怕他们彼此都无法承受。


 


就在他们僵在原地的时候,脖子上突然的刺痛来得令他措手不及,在他的眼皮压下去之前,他看见Harry跌跌撞撞地扶着他离开。


 


但当他醒来,他正孤零零一个人被绑在铁轨上,他自然不肯说出Kingsman的情报,于是火车的前灯明晃晃地逼他闭上双眼。


 


他想,希望Harry不要像他这么固执。


 


真是可惜,好多的事都还没来得及。


 


幸好这不是最后,他通过了忠诚测试,Harry也是,他们在监控室里看到Charlie出尽洋相。


 


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了,或许明天,或许后天,他们其中一个赢得这场游戏,另一个就得卷铺盖走人。


 


但那又怎样呢?


 


他们看向对方,在彼此的眼里,他们发现了自己。


 


11


 


枪在他手上,他举起枪,对面的Mr. Pickles正眨着和Harry如出一辙的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Mr. Pickles似乎还不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它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好像和往常一样在等着他喂食。


 


他放下手枪,与此同时,隔壁传来一声枪响。


 


Arthur冷冷地开口:“你出局了,年轻人,你甚至都没有胆量去射一条狗。”


 


Eggsy朝Arthur举起枪,Arthur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深吸了几口气,将枪又放下。


 


终究还是不同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取舍。


 


他抱起Mr. Pickles,离开了这个呆了一年的地方。


 


12


 


他回到Michelle的身边,他和他继父Dean手下的混混们打了一架,从此之后Dean再也不敢打他或是他的母亲了。


 


他做了些杂七杂八的工作,和很多女孩调过情,但最后还是什么都从指间滑走。


 


他决定应征入伍皇家海军,而这次Michelle没有阻拦。


 


他执行了一些任务,生死之间,他还是会想起当初的那些日子。


 


他总会想起Kingsman那栋巨大的古堡;想起Merlin紧锁的眉头;想起Charlie那群纨绔子弟,他们的面目甚至都不那么可憎了。


 


他唯独不敢想起JB和Harry。


 


他真希望自己当初就那么烂在贫民窟。


 


但他总梦见Harry。


 


而每一个梦都以一声枪响为结束。


 


13


 


他想,就这样了,船经受不住敌军炮弹的一次次轰炸,而他短暂的一生就将这样被海洋吞噬。


 


或许也算为国捐躯,死得其所。他闭上眼睛。


 


由远及近的螺旋桨的声音像是他的梦境,但当他睁开眼,他看见了Harry。


 


直到Harry抱起他瘫软的身体,他才恍然这不是他的某一个梦。


 


所以他不会允许自己沉溺其中。


 


Harry制止了他的挣动,把他背上了一架直升机,并把他栓在了座位上。


 


“让我……下去……我的队友……”


 


“他们都罹难了,我很抱歉,Eggsy,但你是唯一的幸存者。”


 


“那我也……不必要……”


 


“Eggsy!”Harry的声音是那么虚弱,“请别说这样的话,再来晚一会儿,我就……请活下去,为了……为了你的母亲,还有JB。”


 


Eggsy大笑起来,身上的每一处创口都疼得要命,但它们都不如他的心脏那样疼。


 


“你杀了它,你做出了选择……事到如今,你怎么好意思提起?”


 


“我无意辩解……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知道你在干什么,要不是你这次的行动太过危险,我也不会。我猜你还不知道那天枪里装的是空弹,JB受了些擦伤,但它还活着……但我仍然无颜见你。”


 


他的脑子有些乱,Harry救了他,JB还活着,他的伤口疼得像火在烧,好想睡一觉。


 


“我……我一直想着你,从一开始就是了,我……”Harry笑了,眼泪落在Eggsy的脸上,“我爱慕你,Eggsy,或许你早已恨着我了,但我……求求你,别睡好吗?再陪陪我,陪我说说话,说一会儿话就到医院了,你会好起来的。”


 


而Harry得到的回应只有耳边呼啸的风。


 


14


 


士兵们都很喜欢平民出身的Unwin上校,他不仅屡立战功,还特别亲近其他平民出身的士兵。


 


他们知道Unwin上校有两只宠物狗,一只叫JB,另一只叫Mr. Pickles。


 


他们还知道Unwin上校有个在一起十年的男朋友,虽然未见其人,但海军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过在某一次特别危险的任务中,Unwin上校的男朋友开着直升机成功救走了Unwin上校。


 


有人曾好奇地问Unwin上校他的男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


 


Unwin上校总是笑着回答:“他是个裁缝,店就开在摄政街上,欢迎你们光顾他的生意。”


 


当然,他们信不信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评论
热度(469)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