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7)

这也太可爱了吧!!

文盲专用小马甲:

7.


最近的伦敦天气倒是忽然回暖了起来,一连几日都是晴天。阳光有时还能偷偷溜进屋内,像迎着春风生长的野花,肆意的开满了整个窗台,书房,餐厅。它给这间精致的小公寓带来几分人情味儿。


就好比现在,Harry就着阳光,在读他的《太阳报》。


难捱的日子总算过去了,Harry这样想。


 


“早啊。”Eggsy松松垮垮地套着睡衣,打着哈欠坐到了餐桌前。


“早安Eggsy。”Harry将手中的报纸合上并放到一旁,询问道:“咖啡?”


Eggsy点点头:“都可以。”他摇了摇称不上光荣负伤的左手,有些得意的说道:“又要麻烦你喂我了,真难为情,可我左手没法用刀叉。”


Harry已经懒得反驳他了,诸如“吃Croissant没必要用刀叉”,“这里没别人”,“两周过去了你的手不至于还没好”之类的话,在Eggsy这里统统毫无效果。相处时间久了,Harry都快忘了眼前人模人样的Eggsy,以前可是个心思活络脸皮又厚的臭小子。


Harry连气都懒得去叹了,他熟练地拿起Eggsy的刀叉,切起了香肠。


能怎么办呢?总不能因为他是个坏小子,就让他饿肚子吧。


Eggsy还在长身体呢。Harry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


 


Eggsy单手托着下巴,看着Harry一丝不苟的发型,再到微蹙的双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Harry停下动作,有些疑惑的抬头。


“抱歉Harry。”Eggsy举起双手,像是对着Harry投降一般:“好吧,我承认我的手已经好了,但是你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做的那种样子真的太好玩了。”


Eggsy主动拿过自己的餐盘:“我自己来吧,能让你连续两周喂我吃东西,已经是荣幸之至了。”


Harry斜着眼睛看了Eggsy一眼,嘴巴动了动,结果却什么都没说,安静地吃起了早餐。


要是在平时,自己绝对会出言呵斥一番这种幼稚的思想与行为,不过看在今天天气这么好的份上,那就算了吧。Harry想。


 


现在去总部时,Harry都会带上一个公文包。


他有很多文件还要处理,公文包是文职人员的标配。Harry将自己文职兼外勤的工作归类为临危受命,而Eggsy则将这种工作归类为“既当爹又当妈”的苦差事。


不过Eggsy完全不会反对Harry带着这个公文包。


一来他根本不敢驳斥他的“上司”,二来Harry拎着公文包的样子显得更加的风度翩翩,尤其当Eggsy看到那公文包丄系着的熊猫挂件时。


要知道,一个复古款的深咖色英伦公文包,配着一个手捧绿色竹子的熊猫挂件,任何人看了都只会觉得并不搭。或许也有人会认为这是一个淘气可爱的孩子,软磨硬泡着要求这位优雅的父亲挂上的。因为上次就有一位年轻的太太无比亲切地对Harry说:“哇!你真是一个好父亲,您的孩子一定很幸福!先生。”


 


Harry注意到了Eggsy眨都不眨一下的眼神,他忍不住打断道:“准备好了就可以出发了。”


Eggsy回过神来,站直了身子,问道:“我看上去怎么样?”


“挺好·····等等,领带歪了。”


“啊?”


Harry直接伸手将Eggsy的领带拨正:“现在好多了。走吧。”


Eggsy摸了摸领带,看着Harry走在前面的背影,他脸上的笑容就和这阳光一样,藏都藏不住。


 


车上的Harry在和Merlin通话。


而一旁的Eggsy也不会觉得无聊,他习惯性地把目光转向窗外。


早晨的街上熙熙攘攘,快速掠过的风景和行人,都将这个世界营造的热闹又真实。繁华属于白日,安静属于黑夜。忙碌和睡眠都能将时间的流逝感冲淡,活在此刻,这样就好。


从哥本哈根回来之后,Harry对此事只字不提。仿佛只是Eggsy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镜里对Harry说了“我爱你”。


Harry到底是怎么想的呢?Eggsy不确定。


也许,Harry的回答,就是那只公文包丄的熊猫挂件,是出门前替他整理领带的那双手,是每天清晨摆放到他桌前的咖啡,是雪地里的那句带着颤抖的“我回来了,Eggsy。”。


当然了,Harry的回答也许只是简单地一个词:“不”。


Eggsy有点惆怅起来。


追人可真难,尤其是追一个比自己成熟稳重的多的男人。


 


“早啊Merlin!在忙什么呢?”Eggsy率先进门和Merlin打招呼。


“你们两个人,就没有一个人能在进门前打个招呼吗?”Merlin头也不抬道:“还有,就不能准时到这么一次吗?”


“我们都以为你已经习惯了Merlin。”Harry不急不缓的开口道:“这么多年了,也有必要改改你的台词了。”


“你知道吗Harry,认识你真的是我三生有幸。”


“不用客气。”Harry将公文包打开,抽出几张纸递给Merlin:“这三份有用,上传到数据库。”


Merlin接过文件,喝了口咖啡,点头道:“我来处理吧。Eggsy?”


“怎么了?”正在理发型的Eggsy扭头问道。


“你去看一下学员们的情况吧,这里交给我和Harry。”


“好的。”Eggsy站起身:“Roxy也在那儿对吗?”


得到肯定回答的Eggsy兴致冲冲地打开了门,好久没见Roxy了,还怪想她的。


 


“Alex怎么样?融入环境了吗?”


刚走到门外的Eggsy听见Harry轻飘飘的这么一句话。他眼皮跳了跳,想转身回去,门却已经关上了。


“该死的!”Eggsy在心里骂道。也不知道是在骂门,还是Harry口中的那个Alex。


进退两难的Eggsy只好选择了一个相对折中的办法——在门外偷听。


 


“融入的不能再融入了。”Merlin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无奈:“你怎么捡回了这么个傻乎乎的家伙!”


“当初我带Eggsy回来,你也是这么说的。瞧瞧,他现在已经成长为一名独当一面的特工了。”


Eggsy听到这话,颇为受用,原来自己在Harry的眼中,是这么一个不错的形象。不过他不赞同的一点是,Harry居然将Alex和自己类比。


“说到我们小Galahad,你们怎么样了?我是说,你的想法,Harry。”Merlin忽然问道。


门外的Eggsy听到Merlin的问题,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Harry是怎么想的呢?他会和Merlin说真心话吗?他还是说会想办法拒绝我?天哪!拜托!千万不要说拒绝之类的话!Eggsy在心底默默祈祷。如果是拒绝的话,自己接下来还怎么面对Harry?


 


“哈!Eggsy!”一声惊喜的叫声传来。


Eggsy闭上双眼,捏紧了拳头,他发誓他现在一枪打爆这声音主人的心都有了。


Alex两步并三步的凑上前,熟稔地拍了拍Eggsy的肩:“是我呀!你在这门口蹲着干嘛呢?没钥匙吗?”


Eggsy铁青着脸,慢慢转过身来。


他明明刚才已经听到Harry说出了一句“他”,却被这个呆头呆脑的大傻瓜给打断了。


Alex被Eggsy的脸色吓了一跳:“ Eggsy!你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我带你去医务室吗?”


Eggsy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我,很,好!”


“要是不舒服,可千万不能强撑着呀!”Alex很关心地说道:“刚刚看你蹲着,我以为你不舒服呢!可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了好吗?你不仅吓死我了!你还害死我了!Eggsy在心底咆哮,面上却只是僵硬着说了一句:“我没蹲着。”


“对了,Harry来了吗?我有事找他呢!”


Eggsy回答在屋里也不是,不在屋里也不是。他嚅喏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和Harry都在,进来吧。”屋里传来Merlin显然在憋笑的声音。


Eggsy咬着牙,捏了捏鼻梁。他一会儿打算提前下班,绝对要避开Harry和Merlin提前下班。


“什么?你们都在?”Alex恍然大悟,然后迅速用一种你这种行为真是太无耻了的眼神看向Eggsy。他用口型对着Eggsy说道:“怎么可以偷听呢!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Eggsy翻了一个白眼。


Alex“啪嗒”一下打开门,进屋了。


Merlin摊手骂了一句脏话,又是一个进屋不敲门的!


 


房门打开又关上的那几秒,Harry透过缝隙看见了Eggsy僵硬的背影。Eggsy一动不动,仿佛定格了一般。


Harry微微地笑了笑,年轻人可真有意思。


 


Eggsy也不懂自己是怎么走到Roxy面前然后站定的。


Roxy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鄙夷地看着眼前西装笔挺却魂不守舍的Galahad。


“你怎么了?在演行尸走肉是吗?”


Eggsy摇了摇头,然后扬起脸面朝天空,双手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我完了Roxy,你明天可能看不见我了。”


Roxy依旧是一脸鄙夷地看着Eggsy,不过这次的鄙夷,带了一点的疑问的意思。


“如果我接下来杀了人,一定是那个叫Alex的。我发誓。我有这种预感。”


Eggsy咬牙切齿的样子,让Roxy有两分相信Eggsy真的会这么做。


“呃,怎么?他······抢走了Harry?”Roxy试探性的猜测:“还是他,给Harry介绍了相亲对象?”


“噢!不是,他是······”Eggsy回过神来,有些警惕的问道:“我?Harry?你在说什么?”


Roxy挑眉道:“你快别装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你和Harry就是你和Harry。或者换种说法,Arthur和Galahad怎么样了?”


“Merlin这个大嘴巴!”Eggsy吼道。


Roxy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好吧,我实话和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要到处说。”Eggsy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我那时候以为我真的会死,我只觉得把这句话憋在心里死去,太亏了!真的!谁知道我会活下来呢!”


Roxy听着Eggsy止不住的叹气,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怎么?没死的了你还挺遗憾的?”


“死不可怕Roxy!真的!”Eggsy有些严肃地说道:“可怕的是永远得不到回应!”


Roxy有些同情的拍了拍Eggsy的肩膀:“你加油!Harry可是······”Roxy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给了Eggsy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对于新学员的训练Eggsy也是兴致缺缺。


他本打算好好折磨一番新学员的,就像当初Harry以及Merlin对他们做的一样。


可惜他现在根本提不起精神,他甚至想联系Ginger把自己关进冬眠舱。


课间休息的学员们交头接耳,议论着这位王牌特工一手训练出来的继承人——Galahad怎么像个在课堂上走神的高中生?


Eggsy根本没注意到底下学员们的动静,他甚至连上课铃声都没听见。他目光空洞地盯着对面的墙壁。


 


“Galahad。”


一句音调不高但足够威严的声音在6号教室门口响起。


学员们以最快速度坐好,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课本。


Eggsy回过神来,Harry站在门口,示意自己出来。说实话,Eggsy并不想出来。


 


学员们看着Galahad拖着沉重而僵硬的步伐走向门外,确认他与Arthur走远之后,教室里又活跃了起来。


Galahad一定是做错什么事了吧,惹到Arthur上门来问罪了!连Galahad都这么害怕,这个Arthur还真是不简单。想到这儿,学员们不禁打了个寒颤。


 


而Eggsy此时也没比担惊受怕的学员们好到哪里去。


Harry只是直直地向前走,却一语不发。


Eggsy真是怕了这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氛围。在Eggsy眼里,有些事,根本就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Eggsy想了想,决定“先发制人”。


他快步上前,堵住了Harry前进的步伐。


后者则是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Eggsy咽了口唾沫,看着Harry的眼睛,诚恳而清晰地说道:“我可以追你吗?”


Eggsy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简直是天才。


他觉得Harry很难说出“不可以”。毕竟以“你愿意”开头的问题,太过直白与严肃,开口后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而“追与不追”就显得柔和委婉多了。以柔克刚——这是Eggsy打的算盘。


 


Harry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显然没有想到Eggsy会这样问,他以为,Eggsy会先为“偷听”这件事道歉什么的。


 


可是Eggsy忘了,每个问题的答案不仅仅只有“Yes”和“No”这两个选项,还有沉默,就如同现在这样。


五秒的沉默让Eggsy以为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就在Eggsy以为Harry不会就此事作出回应时,Harry却带着微笑反问道:


“那你打算怎么追我呢?”


  


 


 

评论
热度(126)
  1. 221B的大角鹿文盲专用小马甲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也太可爱了吧!!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