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哈蛋/短篇】网友先生(下)

吃一大口糖

司蓝湛月:

#电梯:网友先生(上)#




第二次的聊天,是艾格西主动找到Lepidoptera的。


“你好,能否请教一下,这是什么蝴蝶?”


他很有礼貌的给Lepidoptera发了一张图片,是哈利家里的蝴蝶标本。对于他逝去的暗恋对象,他总是想了解得多一点,这样,他会觉得哈利似乎还在他身边,关于他的一切都在慢慢的渗透进了自己的生活中。


Lepidoptera并没有在线,这让艾格西不禁有点期待起来,稍后的几天他时不时的会悄悄登陆一下那个论坛看一看有没有新的消息,终于在某一天的夜里,那个小窗又开始闪动——


“这是天堂凤蝶、绿带翠凤蝶、紫玫瑰凤蝶和丝带凤蝶。它们都属于鳞翅目凤蝶科。恕我冒昧的问一句,这都是你收集的标本吗?它们真的都很珍贵。”


“不是的,这是……我爱的那个人收集的。他爱这些,他收集很多。”


“哦,那他真是个优秀的昆虫学专家。”


“实际上,你信吗?他是个伦敦萨维尔街的裁缝。”


“是吗?那他真是我所知道的最有意思的裁缝了!我猜他一定是一位风趣而优雅的绅士?”


“是啊,没有人能比他更绅士的了。他调的马提尼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爱他调酒时候的手法,还有他和我说话时候的伦敦腔……总之我爱他的一切,你能理解的,对吧?”


“呃……其实不太能。我是个乏味的人,没有爱过什么人,也没有被什么人爱过。但我能想象你对他的感情,大概就像蝴蝶迷找到了最珍稀的蝴蝶一样吧?”


“大概差不多,不过……最珍稀的蝴蝶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能找到我一定告诉你。”


……


 


就这样,艾格西和Lepidoptera网友先生渐渐熟悉了起来。


艾格西觉得Lepidoptera真是个温柔而善良的好人,艾格西猜想他也许是一个心理医生,因为他肯耐心的花上一个晚上的时间去听自己絮絮叨叨的说那些关于哈利的琐碎事情和关于他对哈利的感情,并且愿意帮他分析他的那些小心事。这些心事是他一直强迫自己隐藏起来的:哈利还活着的时候他不敢让他发现,哈利离开了以后,他只要稍微多提了几次哈利,我们的好姑娘洛克西就会用一种哀伤的眼神看着他,而梅林会建议他考虑休息或者出去旅行一段时间。


“他们总是想消除这件事对我的负面影响,他们总是希望我忘记。我知道他们在心疼我。但是我不能忘记,我忘不了。他是我心底最温柔的力量,因为爱着他,我才能有勇气去面对一切,面对这个没有他但我发誓会如他一般去守护的世界。Lepidoptera……为什么你从不会企图劝我忘记呢?”


“因为忘记是一件糟糕的事情,相信我,没人比我更能了解这感受了。能在心里记着这样的一份感情总比像我一样什么都不记得要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拥有过朋友、爱人……”


“你的失忆症还没有好转吗?”艾格西对他的这位曾经头部受伤而导致记忆缺失的网友感到十分同情。


“并没有什么好转,我看过脑科和精神科医生,也试过很多办法。”


也许我应该问一下梅林对此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认识什么专业人士。


艾格西在心里悄悄的想着,但他没说。


他和Lepidoptera的网友关系一直有着一种奇妙的默契,他们只是偶尔谈论一下他的哈利和Lepidoptera的蝴蝶,却很少提到自己的事,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年龄、身份、职业,他们甚至完全没有想过要看一看对方长什么样子。


这样最好。


艾格西想,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想被人知道的东西,就像我也不会告诉他我是一个kingsman的骑士。


 


但他还没来得及向梅林咨询一下关于外伤性失忆的问题,他的整个生活就被Poppy女士搅得天翻地覆了。


当艾格西再一次跟Lepidoptera联系的时候,已经是在肯塔基州,在他重新见到哈利的第一个晚上。


就在他点开蝴蝶论坛的5分钟以前,他正遭到梅林忍无可忍的抗议:“艾格西你能不能别再这么走来走去的了,你晃得我头疼!”


“但是哈利怎么可能忘了我呢?他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你找到办法了没?”


“你今天已经是第9次问我这些问题了!艾格西请你冷静一点,对于失忆我也没有什么经验,我们还得再想办法!”


失忆?经验?


艾格西一下子就想起了他的网友Lepidoptera——一个有着丰富失忆经验的心理医生,虽然他自己也没有恢复记忆,但是至少他有失败的经验吧!!


于是他飞速的给Lepidoptera发了一条消息:“Lepidoptera你在吗?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无法想象我的生命里发生了什么,但求你看到消息尽快给我回复吧!”


没过多久他果然收到了Lepidoptera的回复:“我恐怕我目前暂时无法帮你了。我的生活中也发生了一点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事,我觉得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也许我得离开这个地方了。”


“好吧,希望你安好。如果我能处理好的我事,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艾格西有点失落的关掉了页面,Lepidoptera看来也指望不上了,他只能靠自己了!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复述了。


总之,艾格西找回了他亲爱的哈老师,欢喜若狂的男孩当然没有忘记他承诺过的第一时间跟他的网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Lepidoptera,这一切简直难以想象!你知道吗?我找到他了!我爱的人!他没有死!我他妈从来没有这样感谢过上帝!虽然他差一点就忘记我了,但是我让他想起来了!我觉得我真是个天才!Lepidoptera你要不要试一下我的经验?我觉得我没准也能治好你的失忆症!”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收到回复。


 


从此以后他发给Lepidoptera的消息都没有收到回复,Lepidoptera的蝴蝶头像始终是灰色的。


直到某一天,


依旧是一个平淡如水的夜晚。


任务归来的小Galahad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他莫名的觉得这个夜晚似曾相识,似乎又回到了他在最终测试之前跟哈利相处的那个24小时的晚上。


所以他觉得,有些当时没有做完的事,是时候再计划一下了!


他又一次点开了那个许久没上的蝴蝶论坛。


“Lepidoptera!拜托!求你快回复我一下吧!我打算近期去跟他告白了,你能告诉我你推荐的礼物——那些漂亮的蝴蝶标本在哪儿能弄到吗?”


Please!Please!Please!


艾格西在心里乞求着他的网友先生快上线。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见了他虔诚的祈祷,没过几秒钟,那个蝴蝶头像真的亮了起来——


“礼物?还需要什么礼物吗?我觉得你直接把自己打上蝴蝶结送过去就好了!”


“喂!拜托!不要连你也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啊!我是真的很紧张!”


“你不需要紧张,想做什么就赶紧去做,别像上次那样因为傻乎乎的考虑礼物的问题而错过机会!”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可是没有礼物是会不会太不绅士了?”


“对于一个绅士而言,告白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去吧男孩,抓紧时间!”


“Lepidoptera为什么我觉得你今天说话的语气有点不一样?”


“那是你的错觉。”


事实上,艾格西已经无暇去考虑是不是错觉的问题了,他正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过去打开衣柜找他最帅的那套西装,他甚至错过了Lepidoptera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


“对了,我还想告诉你:关于最珍稀的蝴蝶,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另一个房间里,哈利微笑着合上了笔记本。




#哈利:这孩子逛论坛的时候能不能记得关眼镜?#


#梅林:Lepidoptera?不就是‘鳞翅目’吗?艾格西这孩子是不是傻?#


#洛克西:这个哪个论坛?!!我要去注册!!#


#不要走开,有彩蛋#






彩蛋1:


几分钟后艾格西敲开了哈利的房门。


“有事吗艾格西?你怎么还没睡?”哈老师上下打量着穿的十分正式的艾格西。


“我、我……我有点事……”


“你想说什么?”


“那个……哈利,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


5分钟以后,Lepidoptera收到了艾格西的站短:


“啊啊啊啊我还是没办法说出口!怎么办!我一看到他就莫名的紧张啊!”


“你能有点出息么!!!!”




哈老师坐在床上叹息着翻了一个白眼。




彩蛋2:


艾格西给Lepidoptera发去了一张图片和一条信息:


“Lepidoptera!快帮个忙!我不小心打碎了他的蝴蝶标本,这看上去很贵的!我可不敢让他知道,你能不能看我看一下哪儿能搞到一模一样的,我想趁他没发现之前弄一个!”


几分钟后,Galahad接到了来自Arthur的指令:今晚凌晨2点请加训负重攀爬2小时!

评论
热度(274)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