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哈蛋哈无差】绅士的保养时间1

王男专用割腿机:

又名:哈老师教您做一只完美的白煮蛋
一个复健文,剧情弱,主要是哈蛋俩人谈谈恋爱顺便重建下王男的故事:)无差!无差瞩目!!
(明明最初的脑洞只是想让写俩人同居后,哈老师教蛋蛋护肤保养来着??理由正当:当你要去出一个蜜罐任务,手上的枪茧,脖子上的疤,脸上的痘……都是减分项甚至会引起怀疑, 于是,想象了一下叔指着一字排开的神仙水乳液乳霜须后水和香水……说从内到外不要用错……为什么会这么正剧我也不知道……)
KSM2后,全员吐便当设定,关于公主,Princess? What Princess ?


上帝保佑Poppy和Valentine有着一样糟糕的习惯:他们从来不会看一眼那些被爆头或是被炸上天的英雄们到底死透了没有。Kingsman的总部和分配给骑士们管理的分部都惨遭蹂躏,但骑士们竟然都活了下来--是的,这并不容易--很多人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但是他们都活了下来。不然现在大小Galahad也不必为了代号的事情烦恼不已了。
他们借住在美国表兄那里的时候和骑士们取得了联系,而有些Harry的“老朋友”们,那些退休的骑士--也表示愿意为他们效劳。很显然Merlin不是Kingsman特工唯一不在工作场所的军需官,Mordred Morgana还有他们的巫师团都纷纷举起了他们的魔杖。
所以当他们回到伦敦的时候,(当然又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爆炸留下的残局已经被收拾妥当,街旁林立的房子尽头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缺口。


年长者为年轻人撑着伞,在他们曾经的房子前面沉默地站了一会儿。一切都被清理干净,什么都没留下。


“我弄坏了你的蝴蝶标本。”站在他左侧的Eggsy低垂着头,似乎出神地望着眼前那个水坑里面飘着的一片枯叶。“还有泡菜先生。对不起。”


Harry敏锐地在他的学生声音里面听出了哀悼。悲剧发生时人们不会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Harry在他们的叙述中了解到,自从那场毁灭性的爆炸发生后,未亡人就像是被爆炸的余波推着向前,找到他们的美国表兄,偷取解药,找到Poppy,拯救世界。他们一刻都未停歇,连唱一首歌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时间给他们去哀悼。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们坐下来,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缺失了哪一部分。他们同样在爆炸中遍体鳞伤。他的继任者在那场爆炸中失去了他的狗,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最好的女孩Roxy在前天刚刚从昏迷中苏醒。Merlin曾告诉他,他们之所以会遭受这(几乎)的灭顶之灾,是因为Charlie那只通过Eggsy的车黑入Kingsman系统的机械手。


Eggsy把这些都算在了自己头上。


“不尽然,”于是Harry开口说道,“在给它们裱框的时候我用了防弹玻璃,所以幸运的,有一些标本保存了下来。现在我之前的老同事那里。”他顿了一顿,“至于泡菜先生,你又送了我一只小狗,我想这扯平了。”


泡菜先生二代--哦它其实是母的,所以他们决定叫她泡菜小姐--现在正在他们的新房子里面撒着欢。


Eggsy看上去开心一点了,他扬起头对他的导师露出一个微笑。
“差不多该回去了,我想泡菜小姐估计饿坏了。”他伸手拍了拍Harry的右肩,走到Harry的左侧。


他们并肩走着,牛津鞋无声地踩在柏油马路上,脚尖带起几滴水花。


“关于JB我很抱歉。”Harry打破了他们之间凝固的空气。“还有你的好友。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很抱歉……我没能在你身边。他本来应该陪在这个年轻人身边,而不是在杀光了整个教堂里面无辜的人之后被情人节先生一枪爆头。他在最后一刻脑子里想起的居然是
那缺失的一年,他的男孩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那只小虫子以快速却极其痛苦的方式破茧成蝶,他飞得那么高,比Harry Hart所期待的都要高。
他知道他学生柔软而善感,他不愿意撞一只傻乎乎的狐狸而被迫打了那个电话,也不愿开枪射他的狗而险些被Kingsman抛弃。
但他从不曾怀疑Eggsy会成为一个优秀的Kingsman。他勇敢,忠诚,发挥了自己的潜能。


“你永远不必说抱歉Harry,”Eggsy望向他,隔着眼镜,他绿色的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傍晚笼着雾霭的森林,“你回来了,你给了我一个奇迹--又一次的。你把我从之前那坨屎里面拉出来,然后给了我一切。”他摘下眼镜,“后来被龙舌兰绑在椅子上的时候,我想,就这么死了也蛮好,大不了做个厉鬼诅咒黄金圈。”


“然后我看到了你。”他的男孩说,“在那面该死的双面镜后面,刮你该死的胡子。”


“要是干姜水再晚一秒冲进来,”Eggsy停下了脚步,看向Harry又看向天空,使劲眨着他绿色的眼睛,“龙舌兰大概已经被我脚尖的刀片弄死了。”他笑起来。“那个家伙居然用枪指着你的头。”


Harry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看见静默的森林下起了雨:Eggsy哭了。


他的动作毫不犹疑--他伸出没有撑伞的右手揽住了Eggsy的肩膀,把他的男孩按进了怀里。


这次他不会再说些什么“记住你的训练”之类的鬼话了。


Kingsman的创始人留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银行里放着的大堆钞票和金条,还有排成排连成片的房子和庄园。庄园中的一座被他们作为总部,他们还卖掉了一些用来在世界各地的设立分部和数不胜数的安全屋。
而最有名的那一座,查兹沃斯,每年都将Kingsman的金库填到爆满。


感谢简奥斯汀,感谢BBC,感谢科林费斯的Mr.Darcy。


这也是现在,大小Galahad能够站在一座用查兹沃斯庄园的门票钱购置的安全屋前的原因。
伦敦当然不止这么一套房子可以供圣杯骑士们居住,但是考虑到他们是为数不多的还能跑能跳的特工,而他们又正巧有整个Kingsman等着他们去重建--住在伦敦的两头就有些不太明智了。


把雨伞收起,Harry把手放在指纹锁上,等待着红色的灯变成绿色。


但是没有。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刚刚才很不争气地在他导师的肩膀上哭了一场的现任Galahad老脸一红,动作僵硬地把手伸过来:“那个,Harry,我想在Kingsman的系统里面你仍被定义为‘死亡’……”他把手按在Harry刚刚放置的地方,随着“滴”的一声,门应声而开,两人的眼镜里面同时传出一个清晰的女声:“Welcome,Galahad.”


Eggsy侧着身一步跨进门厅,有些窘迫地看着正处于“死亡”模式的Harry:“我,我这就和Merlin说--”他把手中攥着的、刚刚在路边商店买的狗粮放下,敲了敲眼镜,准备联络Merlin。


但很快他被打断了--此时泡菜小姐迈着小短腿冲了过来,牢牢地抱住年轻人的牛津鞋,准备给它来两道雕花。


“哦操操操,”Eggsy做了他这辈子最快的一个深蹲,把自己的鞋子拯救出来,“你干了什么你这只坏狗狗!”他把泡菜小姐举起来,而后者正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望着他,“这一点也不淑女……”


Harry站在年轻人的身后,门厅的灯光是橘色的,他看着Eggsy折腾他们的狗,蜜糖色的眼里盛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暖。


作者的话:好容易把他俩弄同居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啦!




电梯间:2-上

评论
热度(155)
  1. 221B的大角鹿王男专用割腿机 转载了此文字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