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kingsman][蛋哈]人非草木(一个番外)

Wwwater:

*ksm/蛋哈,r18


*写上一篇时剩下一个接哈利回家后的脑洞,但发现自己写出来一点也不好吃QAQ


*本来的题目是“要经历多少内心戏才能睡到哈老师”


*原计划是8千字,边写边崩溃“怎么到了6千5了还没亲上”(╯‵□′)╯︵┻━┻最后爆到了1w1+(天哪我为什么这么啰嗦orz


*与ksm2相关的剧情全是靠着唯一一个预告和采访自行脑补的,有bug,一切都只为了让师生两个谈恋爱:-D


*最后肥肠感谢上次点喜欢点推荐和评论的大家!!!!


*以及如果链接有问题请务必告诉我!




==


飞机在黄昏时降落伦敦郊外。


他们走下来看见前方昏昏沉沉一片,夕阳虚弱地挣扎着,妄图撕开云的缝隙。远方隐隐有雷鸣声。


“看来今晚要下雨了。”大魔法师走在前头,转身对他们说。


在伦敦不算新鲜事,艾格西抱着J.B没应声,哈利倒是笑着说:“久违了。”


声音很快被大风刮走,哈利悠然自得地望着远方——用存活下来的那只眼睛。艾格西仰头,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曾经是他们的总部,爆炸中留下的废墟已经全被清理干净,现在那里光滑平整,覆盖着一片新长出来的浅浅的草尖,如同刚长好新肉的伤口。有那么一瞬间艾格西看见哈利眼睛闪过了些许怀念,但瞬间淹没在了一片漠然里。


梅林也瞥了一眼:“暂时没了,但会有新的。”


哈利点点头:“必须得重新开始了。”


“谁又知道不会是好事?”


两位老友相视一笑,豁达成熟,似乎对这一类事情已经司空见惯。J.B挣开艾格西的怀抱,欢快地在他们之间跳来跳去。艾格西在一旁看着,觉得自己难过的情绪有些格格不入。


他在愈发昏暗的荒野里有点感伤。哈利朝他的方向看过来,微微偏头,带点探询的味道。


“你说是不是,艾格西。”哈利问他。


那个人站在唯一一点光线里,大衣敞开,衣袂在风里摇曳生姿。艾格西看着,觉得这场景真实得难以置信。


于是他也牵动嘴角笑了起来,用力点头:“当然是好事。”


“我们先回去吧。”梅林看了会儿他们俩,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哈利也大步向前,艾格西在后面小跑几步,跟在他身边,像两年前他们走在萨维尔街上那样。


草地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块,飞机平稳地沉了下去。


“机场倒是修得很快,嗯?”艾格西有点艰难地跟上梅林的大步子。


“多谢柏林技术部,比那帮美国佬省心多了。”


 


出租车把他们送到了位于肯辛顿边缘的备用住所。


艾格西先钻下了车,梅林坐在前排不动如山。艾格西看着他:“那你今晚住哪里?”


“我们不和同事同居,艾格西,”梅林说,“你真的以为魔法师没有自己的备用住所吗?”


“我以为你睡玄关。”


“……小心我明天就没收这个房子。”梅林咬牙,指指哈利,“让他和你一起住。”


哈利从容不迫地从车上走下来:“我们不和同事同居,这是你说的。”


“但我们也不和穿大皮袄的人做同事。”梅林挑眉,“没有往铠甲上套棉衣的骑士。”


艾格西插嘴道:“那是雪山,你有海军毛衣穿,哈利没有……”


哈利给他使了个眼色,艾格西立刻闭上了嘴。


“现在,给我,离开。”


魔法师看上去打算把备用住所也炸掉,艾格西吐吐舌头,一手抱着J.B,另一只手往哈利的胳膊肘一勾,迅速扯着他进了屋子。


 


备用住所离哈利原来的房子有几个街区,在那场爆炸中得以毫发无损。


艾格西掏钥匙的时候哈利轻轻把手臂抽了出来。艾格西下意识地转过身,又赶紧移开了目光。他打开最外面一道铁门,通过虹膜识别器。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这是当时我拜托梅林替我找的住所,后来我嫌这里离裁缝店太远,一直没搬过来……”艾格西先走进门厅里,把J.B放下,三两下蹬掉了皮鞋,转过头瞧瞧跟在身后的哈利。哈利皱一皱眉,矮下身子解开鞋带,又仔细地把自己和艾格西的皮鞋摆好。


艾格西莫名觉得这幕有些滑稽。


“没想到最后在这用上了。”艾格西拉开屋里的灯。


哈利环顾四周,动手脱了大衣。艾格西想上前接着,没想哈利不着痕迹地绕过了他,自己把大衣挂上了衣架。


艾格西愣了一愣,打住话头。


雷鸣已经从远方赶来,轰隆轰隆的声响离他们越来越近。狂风趁着窗户缝隙灌进了屋子,厚实的窗帘被高高扬起。


“……看样子是暴雨。”哈利走到窗户边,看了眼天色,伸手关好了窗户。


艾格西一时接不上话,只好点点头。


房间里只剩风拍打玻璃嘎吱嘎吱的声响,哈利依然背对着艾格西,手背在背后,饶有兴致观察着一片漆黑的天幕。


一个两年没见的大活人摆在这不看,看天是什么意思。艾格西默默在心底埋怨一句,瞪着哈利的背影,到底没敢说出来。


他不记得自己和哈利之间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坑坑洼洼的沉默。以前哈利面对他总有说不完的事情,像是提前知晓了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来教这个学生,所以要赶在期限之前,一秒不漏地把他所知道的那个世界的边边角角都展示给学生看。


艾格西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段时光如压缩饼干,两三口吃完,饱腹感却是长久的。


而现在……他承认哈利总是一派闲适的模样,但像这样两个人对峙着,在沉默里浪费时间,怎么也不像以前那个哈利会做出来的事。


“我以为他们会让你继承原加拉哈德的房子?”


艾格西正在深入思考“人都是会变的”这样形而上学的问题,哈利突然开口,吓得艾格西立刻一把把手背好,站的笔直笔直的:“啊?……哦,本来是这样的,是我让梅林再帮我找别处的房子……“


“你不喜欢我的房子?”哈利转过身,那只好的眼睛敏锐地盯着他。


艾格西连忙摆手:“没有这回事,我只是……”


他立刻住了嘴,不晓得该怎么把这话圆回去。面对这个活着的哈利,自己两年来的那套坚持,突然就像个微不足道的笑话。


“我本来指望你好好守着我那些宝贝的。”哈利带着半分遗憾的口气说,“但看上去你对它们并不怎么感冒。”


不是这样的!艾格西在心里头大喊,又没法说出口,急得快跳起来。哈利看着他,嘴角带笑,艾格西挫败极了,他青少年时最瞧不上的学校里那群平日横到天上,面对喜欢的人和可怕的老师时却怂得像红角鸮一样的毛头小子。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副样子。


“我开个玩笑,艾格西。”哈利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艾格西一抖。


“你很紧张?”


当然啊我喜欢的人偏偏是我的老师我又有什么办法!艾格西绝望地想,希望刚刚趁乱扯走哈利的那股勇气还能再回来一趟。哈利还是那样从容不迫,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艾格西简直想把自己头发给揪下来。


J.B绕着他们俩转了会儿圈子,现在正坐在他们当中,好奇地左瞧瞧右瞅瞅。


艾格西心一横,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两年特工就白干了。他得做点什么。


“……那什么,你还要吃点什么吗?”


没有办法,kingsman不负责教人谈恋爱。


哈利轻轻摇头。艾格西眼看着最后一根稻草也被折断沉了下去。


“但我得去洗个澡。我希望这里有备用毛巾。”


艾格西猛地抬头,差点把自己脖子给扭了:“好的,我去给你准备!”


 


事实证明,梅林是天下第一体贴的内勤,给艾格西一个人准备的备用住所,洗漱用具全是整整齐齐的两套。艾格西打开衣橱,把哈利的那份毛巾和睡袍一起拿出来的时候,决定以后再也不拿梅林开玩笑了——嗯,尽力不开。


他刚刚把东西放进浴室,哈利就走上楼来。他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了下来,领带结被扯松,衬衫领口敞着,隐约看得见他喉头一点小小的凹陷。艾格西站在浴室门口,看着看着,竟然有点感慨。


梦里的场景重现在自己面前,这大约才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哈利看了眼艾格西像被按了暂停键的表情,没理他,径直越过他进了浴室。


艾格西依然在原地站着,呆呆地看着哈利解纽扣,白衬衫马上就要从他身上滑下去。这时哈利转过头,手正准备摘眼罩。他有点好笑地看着艾格西:“你打算围观我洗澡吗?”


艾格西及时制止了自己点头,飞快逃了出去。


 


雨点开始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和着浴室里的水声,搅得坐在屋里那个人心神不宁。


严格来讲,过去艾格西是认真考虑过如果哈利回来,他要怎么做的。过去两年里他在任务里拼死拼活,说什么也要留着哈利的房子,还有整夜整夜地跟梦魇打仗,满头大汗地挣扎醒来,都是为着那一个人。


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艾格西保留了一丝幻想,像是自己做到了这一切,哈利就会回来,他就能把折磨自己这么些日子的想法全数告诉他。


结果哈利真的回来了,被他们从那个白色海绵墙的囚室里领了回来,救出来之后依然能跑能打,除了少了只眼睛,同曾经那个强硬果决的加拉哈德没有两样。那时艾格西什么都顾不上,跟在他后面,脑子被那股喜悦的洪流冲洗了亚马逊平原。


可等他终于静下来与哈利独处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些事情。


那是强大如神明般的加拉哈德,死亡是他瞒天过海的把戏,而丢掉的一只眼睛只不过是附带损失,就像在这场灾难里毁掉的总部和他自己的房子一样。毁灭了才能新生,只要是为了他一心向着的kingsman,推倒重来都是在所不辞的事情。


而艾格西则是陷入剧情无法抽身的观众,悲伤和挣扎都与结局不构成任何因果关系。无论他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哈利还是会回来,一切都会按原定的轨道疾驰而去。


原来……自己在哈利那里,原来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啊。


想什么呢。


艾格西猛地掐了一把自己。浴室里水声依然响得撩人而真实,哈利·哈特只和他隔了一道门,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真实实活着的哈利·哈特。他心里明白,在这样的人间奇迹面前再去奢求别的,未免太不知好歹了。


 


至少你活着。艾格西最后想,安下心来。


 


雨越来越大,丝毫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艾格西呆坐在床上,听着窗外雷声阵阵,渐渐地要把夜空撕开。闪电透过窗帘布,顷刻把天幕照得通亮。真是个糟糕的晚上。艾格西想着,应该把阳台上的三色堇给收进屋,转念又想起那两盆三色堇早就跟哈利的房子一起成了废墟。


浴室的水声也没停。


自己的内心已经晃荡了几个银河系,哈利还没从浴室里出来。


不会出什么事吧。


艾格西又担心起来,再强大的人也经不住囚禁两年后立刻上战场血拼,何况那个人(这是艾格西突然想到的)今年已经五十七岁了。


他腾得从床上站起,走到浴室前敲了敲门。


“哈利?”


没有回答。


“哈利你还好吗?”


艾格西一把把门推开。


他首先看到的是哈利·哈特曲线漂亮的后背。哈利站在莲蓬头下,听到声响悠悠地转过身来,艾格西眼睁睁看着白色的泡沫顺着他的肩头滑下,从腹部淌过大腿根,最后滴落在地上。


从那个人的身高来说,这真是一场非常漫长的旅途。艾格西呆了两秒,立刻单手捂住了眼睛。


“对对对对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在里头这么长时间……”艾格西闭着眼睛大声说,“我马上出去!”


没等哈利开口,艾格西猛地跨了出去把浴室门一关,撞出咣当一声。


这下好了。他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哈利继续友好地做一对师徒,就先把老师的裸体看了个遍。艾格西又滚回床上,更加认真地考虑起来到底应该是把自己淹死在马桶里还是从二楼阳台跳下去。


“艾格西?”


他正捂着脸在床上翻滚的时候,哈利不声不响地从浴室里出来了,裹着一身崭新的酒红色浴袍:“我可能没来得及教你这回事,但绅士不会穿着脏衣服就上床的。”


事情还可以更糟一点。艾格西赶紧把自己从被单里拧出来,一面在心里哀嚎。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外勤,我建议你也该先去洗个澡。”哈利用毛巾擦擦头发,“如果你担心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闯你的浴室。”


他的语气太稀松平常,像刚刚被看光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艾格西觉得自己耳朵都烧了起来,几乎是跳进了浴室。


他一件一件把衣服扒下来,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艾格西对自己这两年的训练极为满意,这副身体健康紧实,闪闪发亮的年轻几乎要从每块肌肉明晰的筋络中迸发出来。任谁见了都会心生欢喜。


但那个人……这也算不算做三十多年特工的副产品,五十七岁依然风姿绰约?


艾格西心烦意乱地想着刚刚他不小心窥探到的画面,仅有的几秒在他脑袋里不断被放慢、扩大、延长,于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哈利·哈特就像捏泥人一样在他眼前成型。那个人线条流畅的后颈,背脊,尾椎,再向下……


哈利就在这时候敲了敲门,艾格西又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莲蓬头给扔了出去。


“你的睡袍。”哈利平静地在门外说。艾格西小心地拉开一条缝隙,扭过脸从哈利手里摸索着接了过来。关门的时候他好像听到哈利的一声轻笑。


艾格西在浴室里抱住脑袋,更加懊恼了。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哈利依然游刃有余得还是那个绅士,而自己见了他却时时像条受惊了的狗。


热乎乎的水汽不久便萦绕了整间浴室。艾格西站在一片白雾里,摇摇脑袋想要阻止自己,想象却如坏掉的水龙头,稀里哗啦地填满了他整个脑子。


一小块不好吃的肉


他曾从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醒来,因为梦里真实的触感而感到绝对的安全,可现在梦中之人就在一道门的外面,他却像隔了一片广袤大陆遥遥相望,当中是险山恶水,他千里迢迢追了过去,却发现前面人的脚步永远不会为他而停。


 


我爱你。这又有什么用。


 


艾格西出了浴室,看见哈利从壁炉旁边站起来,转头对他笑笑,坐回到床上。


“我想后半夜可能会冷,”哈利说,“刚往里面添了些柴火。”


窗外依然风雨大作。上帝决心毁掉生灵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副骇人气势。


哈利正背靠这片彷如世界毁灭前的夜空,在电闪雷鸣中安然而端正地坐着。他依然没摘眼罩,面对艾格西,像缄默伫立了数万年的群山。水晶灯暖色的光落在他身上,朦朦胧胧地融化成一层幻影。


艾格西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哈利问他,语气万分熟悉。艾格西的回答也早就准备好了。


“想今晚上我该在睡哪里。”


“这就是你的卧室。”


“你睡这里,我去书房。”


“这是你的房子。”


“我那晚留宿你屋里的时候,你也把卧室让了出来。”艾格西说,明明白白带着两不相欠的语气,转身就要离开。


哈利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艾格西。”


艾格西停住脚步。


“过来。”


纵使他还在哈利手下做学生的时候,他也从没听哈利这样命令过他。原加拉哈德的威严刹那充斥了整个屋子,盖过窗外的雷电声响,不容置疑,也不得反抗。


艾格西转回去,哈利仍然端坐在那里。这场景像在哪里见过,譬如梦境突然衔接上现实,艾格西一时分不清身处哪里。


他向着哈利走过去。


 


“我没见过裁缝。”


两年前那个冬季的末尾他来到推开kingsman大门,那个人坐在沙发里,也是像现在这样一副雍容不迫的模样,手里端着杜松子酒。


那时候艾格西不过是刚被捡起来的街头小子,来往交锋的胆量和气势却是在的。


“但我知道你不是。”他双手插在衣兜里,自上而下地看着面前人。


那人抬起眼皮,打量他一眼,一口喝掉了杯中剩下的酒。


“跟我来。”


 


艾格西站在哈利·哈特面前,恍惚间竟然觉得时光重叠。


哈利显然也想起了那回事,那只尚存的眼睛笑盈盈地注视着他:“你一点也没变。”


这话熟悉极了。


“我变得够多了,哈利,”艾格西低声说,“你看,我成了加拉哈德,这世界还得靠着我。”


哈利双手交握,搭在腿上,好整以暇地等他说下去。


“你送我的那套西装已经毁了,”艾格西说,他察觉到自己微微发抖,得亏睡袍把他裹得严实,哈利什么也看不到,“但我还有别的,它们就挂在你的衣橱里,我的其他衣服都没有地方放了。”


“我还在你的房子里养了两盆堇花,它们都开得很好。”


哈利依然直直地望着他,沉默像钻石刀一样一点一点割破他最后一层防护罩。


“可是他们都没有了。”


天际一道闪电落下,随即是天崩地裂的雷鸣 。


“怎么办,哈利,”艾格西声音不稳,“你的房子没有了,你的标本、西装和报纸没有了,那两盆花也没有了。”


他伸手去摸哈利的眼罩,隔着布料摸到平平整整的皮肤。伤口已经愈合,但他珍珠一样明亮的眼睛却同过去一起再也找不回来。


这次哈利没有躲开。艾格西的手顺着眼罩滑过去,刮过他脸庞的轮廓,下颌骨骼硌着他的手指。他又试探着伸出拇指擦过哈利挑起的嘴角。哈利的脸颊凉凉的,嘴唇却温热绵软,动人的生命在细密的血管里汨汨流淌。


艾格西再没有力气撑着自己,双腿发软,在哈利面前轻轻跪了下来。


“我知道,”哈利垂下眼帘,眼里泛着清澈的水光,“可我回来了,艾格西。”


他捉住艾格西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手,包裹在自己的两手之间。那手掌宽大厚实,虎口因常年握枪磨出厚茧,掌心里生长着千回百转的曲线,如同树木的年轮。


“你还活着。”艾格西喃喃地说,胡乱抓住哈利的几根手指,哈利反过来扣得更紧了。


“让你久等了。”


说着,哈利俯下身子,吻住了艾格西的嘴唇。




一大块不好吃的肉


艾格西本来当耳旁风听过,风快刮走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等等,你之前已经……所以你才在浴室里呆那么久?”


“我是不会问你在浴室里做了什么的,艾格西。”


操,艾格西想,我一定连着下辈子的好运也一起花干净了才遇上了这样一个哈利·哈特。


“那你背上那几道伤疤是……?”


“上公学时级长抽的鞭子。”哈利已经快睡着了,说话声里带了鼻音。


“膝盖上呢?”


“小时候玩板球摔的。”


那是他加入kingsman之前的故事,久远地能写进艾格西的历史书。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留下的伤疤都已经尽数消除,甚至连记录也被夷为废墟。但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却长久地保存下来,顽强得像石头上的刻痕,被风化被侵蚀,只剩模模糊糊的印记,却依然是存在着,早已刻进哈利·哈特的骨血,要同他一起永生。


艾格西静静地窝在哈利的怀里,头埋得低低的,哈利平缓下来的呼吸撩动着他的头发。


夜凉下来,他又往哈利身上靠了靠。雷声已经停了,暴雨的势头却一点没见消退。他模糊想着哪怕诺亚真的在这会儿开着漆了松香的方舟前来救他,他也是不愿意上的。


他要与哈利在一起,深渊也好,海底也好,地狱也好。


“我爱你。”艾格西认认真真地说,没有等到哈利的回应便睡了过去。


 




哈利睁开眼,低头看着在自己胸口睡得死死的年轻人。


“我知道。”


他心中有种情绪像热气球一样膨胀。有点危险,又有道不尽的圆满,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哈利·哈特活到五十七岁,连生命都能交出去当武器,他没觉得自己怕过什么。可现下这个小自己近30岁的年轻人牢牢抱着他,一副誓要与他同生共死的模样。


那先这样吧。哈利想,至少先和这人一起,好好活在这世上。


而未来呢?


雨不肯结束,夜晚也看不到尽头。


他在哪里,未来就在哪里。哈利·哈特最后想到,吻一吻艾格西的头发,把他抱得更紧一些,跟着也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这次是真的】THE END==

评论
热度(218)
  1. 221B的大角鹿落山水水 转载了此文字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