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KSM】【蛋哈】Come back to me(07,完结)

Cyclic:

7.


 


“不好的消息,我刚刚才联系到瑞典王宫,公主已经失踪了。”Merlin在通讯器里告诉Eggsy和Harry。


 


“你没有撤销他的权限吗?为什么他会那么快?”Eggsy责问Merlin。


 


“那不代表他不会‘借用’其他组织的飞机。”Merlin向他解释道,“不过你们的仍然会快一点,但愿这能让你们不迟到。”


 


他们正在前往瑞典皇后岛的路上,瑞典皇室通常就住在岛上的王宫里,但现在的情况是公主已经失踪。


 


即使Gary乘的是超音速战斗机,都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到达王宫内,再把公主绑架出去,安保系统的难关并没有那么容易突破。唯一的可能就是公主是被Gary“约”出去的,出于某种特殊原因,她也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Eggsy知道Tilde是对他感兴趣的,即使在这个宇宙他们仍有缘分。自从上次他偶然地把公主从牢房中放出来,Tilde就不掩饰她对Eggsy的好感。


 


而Gary利用了这份好感,因为他与Eggsy有相同的相貌和声音,他还更了解Tilde的喜好,毕竟他们已经结婚一年多了。


 


 


“Eggsy,你们年轻人约会通常会去哪里?”Harry问陷入沉思中的Eggsy,他同样也考虑到了这一层面。


 


“你……你已经知道了?”Eggsy小心翼翼地问,他并不希望Gary的经历影响到他和Harry之间的感情。


 


“我一直都知道。”Harry回答,“他在第一天就告诉我了,他是一个‘亲王’。”


 


“看起来是瑞典的。”Harry补充道,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丝毫没有嫉妒或者不满。


 


“我们……我是说Gary和她!”Eggsy立刻纠正道,“他们即使在结婚后也没有很多时间在一起。Gary总是在忙他的任务……新婚后的喜悦很快就被消失殆尽。”


 


Eggsy发现记忆中Gary和Tilde一起出现的场合不是在王宫就是在媒体面前,他们的蜜月是夏威夷,唯一的一次旅游是俄罗斯的雪山,但这也只是因为他为了任务三个星期没和Tilde见面了。


 


Eggsy突然开始为这个漂亮的女人感到不公。她是显然深爱着Gary的,Gary也许也爱她,但这份爱绝对不是对等的。因为Gary的一部分感情,很大一部分,都寄放在Harry那里了。


 


Gary在每次看见他的导师带着伤口出现在他面前时,总会忍不出拿出一部分感情塞给Harry,他以为这只是寄存,然后就这样越存越多,有一天他发现这些感情都收不回来了。


 


感情是无法控制的。如果Harry当时死在了肯塔基州,Gary可能只是悲伤;或者他死在了之后的每一次任务中,而不是带着伤再回到Gary面前,那Gary也最多是悲痛和自责;但是他死在了Gary的面前,当Gary已经把所有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时,他就这么死了。


 


那让Gary绝望了。


 


 


“你们真的没有去过什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吗?”Harry再次问。现在他只能相信Eggsy能从Gary的记忆中找出一些线索,否则偌大的斯德哥尔摩,等他们搜索完每一个角落,公主早就是一具死尸了。


 


Eggsy再次去翻阅尘封的记忆,但是他看到的只有餐厅和卧室,他们甚至没有一起去过博物馆和音乐厅……


 


教堂——这个不起眼的碎片被Eggsy从沉重的记忆堆里挖了出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个难以忽视的地方却被最晚想起来。


 


那里举办了他们的婚礼,Harry也在,作为他的伴郎。


 


“斯德哥尔摩大教堂。”Eggsy果断地说,“一定是那里。”


 


 


到达的时候是黄昏,赤色的云布满了整个天空,古老神圣的建筑物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下,就像是着火了。


 


他们最终找到了Gary,就在教堂后殿的祭坛之下,这里很暗,只有几丝微弱的光线透过彩色的花窗照射进来,落在Gary深色的礼服上。逆光下,那位优雅美丽的金发女士已经失去了生气,她纤细的手臂无力地垂下,柔弱的躯体落在了Gary的臂弯里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你……你为什么这么做!”Eggsy发现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他跑过去,跨上那几节洁白的大理石台阶,抓住Gary的衣领向他怒吼。


 


“他是你的妻子!你知道一切都不是她的过错!”


 


Gary只是在微笑,光只照亮了他单侧的脸庞,勾勒出他微微上翘的嘴唇。Eggsy盯着他,这个疯狂的偏执的自己,现在看上去没有一点攻击性,阴影柔和了他锋利的轮廓,他凝视着躺在他怀里的女人,目光柔和且深情。


 


似乎过了很久,Gary才注意到Eggsy和Harry的到来,他也未曾移开目光去确认过。他只是一直看着Tilde,就像当时看着躺在他怀抱里的,已经死去的Harry。


 


 


“你以为我会杀了她。”Gary淡淡地开口,“你仍然不了解我,即使拥有了我的记忆。”


 


Gary把Tilde抱起来,这时Eggsy才发现她没有死,她淡粉色的嘴唇随着呼吸轻微颤动,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陷入了不知何时才会苏醒的沉睡。


 


“我当然不会怪罪她,相反的,我亏欠她太多了。”Gary的语气中有一丝豁然,“我与她结婚,却始终无法给她全部的爱。”


 


“那你……”Eggsy有一些犹豫,突然又有很多记忆跳入他的脑海中。他也曾与这位女士一起温馨地用餐,平淡却亲密地谈论工作中遇到的事,但是他随即又想起了那句令他恐惧的话——


 


“你说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Gary向Eggsy露出了一个微笑,可能混合着一些对往事的自嘲,“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是她另我失去了毕生挚爱。”


 


“但是后来我就知道了,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即使她什么都不做,我的Harry还是会死。”


 


“她一直在保护我,她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守护她的爱情。”Gary说,“不然你认为我是怎么在被全国通缉的情况下,还能安然无恙地活过半年的?”


 


Eggsy突然想起了Harry死后,Gary度过的那段痛苦的时光。他企图复仇,一次又一次不要命地去袭击拥有全世界最先进安保系统的特工总部。他多次受伤,却总能在死亡的前一秒获得一些不知名人士的帮助。


 


“这全都是因为她。她用她的羽翼庇护着我,直到那一天我扯光了所有的羽毛,才真正拥抱了死亡。”


 


“带她离开吧,我已经消去了你和她相遇的记忆。”Gary将沉睡中的Tilde抱到Eggsy面前,让他接过这具仿佛轻若无骨的身躯,“她是个天使,不值得你和我得到她的爱。”


 


Eggsy看着Tilde,他无法想象这位柔弱的女性也需承担如此沉重的命运,她的灵魂有千斤重,以至于Eggsy接过她的时候手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离开这里,我有些话想单独和Harry说。”Gary的语气突然变得冷硬起来。


 


这让Eggsy刚刚累积的感动又化为疑惑和愤怒,他已经了解了Gary所有的事,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有什么事会是他不能理解不能知道的呢?


 


Gary似乎看透了Eggsy的心思,开口道:“你以为你了解一切了?”他的脸上又挂上了令Eggsy恶心的嘲讽与疏离,“你仍然一无所知。你不会明白我做出每一步选择,看着每一人死亡时,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经历了,却没有参与。”


 


Gary突然从他的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出去。”他命令道。


 


Eggsy咬着牙怒视着Gary,他再一次被Gary耍了,现在他的双手没有空闲,甚至连做出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Eggsy。”一个冷静却充满力量的声音,来自Harry,“出去吧,我需要和他谈一谈。”


 


Harry的声音依旧很温和,但Eggsy知道这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连接中殿和后殿的大门被关上,现在的光线更昏暗了一些,只能辨别出脸庞和身体大致的轮廓。Harry看着祭坛之下的Gary,一步一步缓慢且优雅地向他走去,而Gary却像被紧逼的猎物,谨慎地向后退缩。


 


“把枪放下。”Harry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任务中挟持人质的歹徒交谈,“我们没必要这么说话。”


 


等Harry与Gary的距离只有一线之间的时候,后者突然扣下了扳机,只是没有枪响,更没有飞溅出来的脑浆。


 


Gary看到Harry的脸上有一丝转瞬即逝的恐慌,他深棕色的瞳孔在惊慌后无法立刻收缩。Gary的心里有些隐藏不住的愉悦,通过一个俏皮的笑容暴露出来。


 


“Harry,看不出来你会那么担心我。”他就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但是你是真的想死。”即使提到死亡,Harry的语气依然很平静,“我知道那些对生命没有渴望的人,拥有什么眼神。”


 


Harry的话让Gary低下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但不是现在。”他的声音很轻,“我不会死在这里,这会给你带来麻烦……”


 


Harry的心里突然有一阵疼痛感,他想拥抱眼前这个脆弱的年轻人,但他知道一个渴望死亡的人并不是一个拥抱就能安慰的,就像那些重度抑郁症的患者们。


 


“我想死去,是因为我想见他……”Gary的声音又低又轻,像是被悲伤的海洋给淹没,“我想见……我的Harry。”


 


“我很想他。”


 


Harry抱住了这个几乎溺死在悲伤中的男孩,他觉得这个肌肉发达的特工,现在靠在他的肩上却是如此消瘦,而且他的肩头已经被眼泪打湿了。


 


“他没有你那么好,他……不会喜欢我。”他的声音因为哭泣变得断断续续的,“他还把自己搞的破破烂烂的……没了一只眼睛,断了一条腿,心脏还装了起搏器。”


 


“但是我还是好喜欢他,比喜欢你还要喜欢。”


 


“他会喜欢你的,就像我很喜欢你一样。”Harry拍着这个大男孩的后背安慰他,尽管他知道Gary受到的伤害是什么语言都不能治愈的。


 


“Harry,你说我能见到他吗?”Gary突然挣脱了温暖的怀抱,用还带着泪光的绿眼睛惊慌失措地看着Harry,“他会不会忘了我?……我……我还经历过他的失忆,我害怕他不认识我的样子。”


 


“我不知道,Eggsy。”Harry无奈地笑着说,他是个无神论者,从不相信死后的世界,“那是你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来?”


 


“我不是他,但是我认识你,并且想认识全部的你。”


 


这似乎让Gary很欣慰,他露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说:“Harry,我不能留下来,我只是一个鬼魂,完成所有的事以后就该离开了。”


 


Harry突然用力掐了一下Gary的脸蛋,这让Gary发出了一声痛呼,他不满地抱怨道:“Harry!你在干嘛!”


 


“你不是鬼魂,你能感觉到痛。”Harry一脸无辜地说,事实上他很喜欢年轻人皮肤光滑又柔软地触感。


 


“你还会流血。”他轻轻触碰了Gary的锁骨,就像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这里有还未愈合的枪伤,“这是活人才有的特征。”


 


“你来到这个世界是有原因的。”Harry总结道,“虽然我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我猜就是为了让我们避免那些悲伤的结局吧。”


 


“回到我身边吧,Eggsy。”Harry温柔地说,“这里是你的新家。”


 


 


 


Gary躺在Kingsman总部的实验室里,他兑现了他的承诺,在一切结束以后听从Harry的所有安排,而现在Harry希望他忘记一切。


 


“这能更彻底地清除你的记忆,而不损伤你的大脑。”Merlin说,“失忆针的效果只是暂时的,而且总会在睡梦中出现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


 


Gary抓着Harry的手,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说:“Harry,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失去记忆的我会变得傻乎乎的,就像他一样。”他瞟了一眼旁边的Eggsy小声说。


 


Eggsy当然听到了这句话,他想揍一顿Gary,但是一想到以后有的是机会,最终还是忍住了。


 


“而且……没有人能铭记他了。”Gary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像隔着浩然的宇宙和无限的时光,“也没有人会记得我爱他。”


 


“我会的,我仍然保留着你的记忆。”Eggsy苦笑着说,这一刻他又很心疼Gary。


 


Gary诧异地看着Eggsy,他以为Eggsy会和他一起接受记忆清除手术。


 


“你经历的事已经影响到了你的人格,但是他不会。”Merlin解答了Gary的疑惑,“这对他来说只是记忆,处于真实与虚幻之间那种,他仍然会是自己。”


 


良久的沉默后,Gary向Eggsy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你……”他轻声道,然后又有用那副讨人厌的腔调嘲讽Eggsy,“希望我的记忆能让你变得有用一点。”


 


 


在Gary被催眠前,他和Harry都离开了实验室,Eggsy隔着玻璃门看到Gary用唇语对他说:


 


“我一直相信你能保护好Harry,因为我必须相信我自己。”


 


 


“你准备怎么处理他?”Eggsy问Harry说,“他的记忆会回到两年前,他还没遇到那个世界的Harry时。”


 


“那我该去准备一个新人考核了。”Harry思考了一会儿回答,“你有没有兴趣当他的导师?”


 


“没有。”Eggsy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学生,这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做同事还能勉强接受。”Eggsy说。


 


“那又该是我出场了?”Harry假装无奈地说,“他又要爱上我一次了,被Eggsy喜欢那么多遍真是一种负担。”


 


Eggsy突然幻想到以后的竞争又要变得激烈起来,急忙改口说,“还是让我去吧!我能假扮他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哥哥。”


 


“坏主意,Eggsy。”


 


 


半年以后,Harry的屋子里仍然有两个Eggsy,每天为了一点拥抱和亲吻阵风吃醋,一切就像开始时一样。


 


 


END




强行HE了!希望大家留评论,告诉我对这个狗血的故事有什么看法!码的时候感动了自己,读的时候又感觉索然无味……并不是很喜欢原作公主的设定,存在感低还有些多余,这篇文里加了私设。关于Gary渣不渣的问题见仁见智吧,不过我觉得真的很少会有人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感谢大家看完我的废话!

评论
热度(102)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