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哈蛋哈无差】好好

  @yyyyyy 送给你的新年礼物,不要嫌弃ww
========
  
  推荐阅读BGM:《好好》——五月天
  
  碎碎念:《好好》的歌词真的是特别特别适合哈蛋两只的。我是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的,渣文笔,也许OOC,主要人物死亡预警。
  
  
  
  
  
  
  
  
  
  
  
  
  
  
  
  
  ①
  
  “像飓风一样来临的明天,
  
  呼喊吧,我的爱人
  
  趁着海浪还未吞噬这个绝望的世界。”
  
  
  
  
  
  
  
  
  
  
  
  
  
  
  
  
  
  
  还有什么能挽救你?如果连我都已无能为力。他有些悲哀地想。
  
  静静的看着床上只剩下胸膛一起一伏缓缓呼吸的男人,他无力的低下头,趴在床边上。
  
  窗外是浊浪般令人窒息的黑夜。没有路人,没有灯火,更没有童话里的星光。一片死寂中,他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床上的人轻微的几近消失的呼吸声。
  
  就在他的思维放任在宇宙最边际之时,那人忽然咳嗽了两声,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道:“哈利,你还在吗?”
  
  他一下被这声音的主人拉了回来,转过身回答:“当然。”
  
  接下来就是一阵沉默,如同魔鬼的爪牙一般蔓延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哈利正在思考是说“你感觉好些了吗?”还是“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又自嘲地笑笑,他怎么可能感觉好?在现在这种状况下。
  
  黑暗中他看不清艾格西的脸,所以也就错过了,艾格西脸上的自责与愧疚。
  
  今天是哈里哈特今年第七次被告知艾格西走在路上无缘无故的摔倒了。
  
  而今天才是今年的第二天。
  
  “又过了一年了是不是。”艾格西忽然轻声说,哈利转过头来望着他。
  
  “新年快乐啊哈利。”他轻笑,“抱歉,我今年可能不能陪你出去看烟花了。”
  
  哈利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被一声牵动伤口的吸气声打断。
  
  “艾格西。”他温柔而又决绝地唤着他的名字,轻轻地坐到床边,一下一下的摸着他的头发。
  
  “五年了。”
  
  艾格西望向他的眼睛,昔日绿宝石般闪着光泽的瞳孔,现在早已因为病痛的折磨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但黑暗中哈利看得见,那双眼,是闪着泪光的。
  
  “你想说什么。”
  
  哈利低下头,假装没有注意到身旁那人炽热的快把他灼伤的目光。
  
  
  
  
  
  
  
  
  
  
  
  
  
  
  ②
  
  “如果这是最后一秒,
  
  我会毫不犹豫的拉住你的手
  
  不让你掉入那漆黑无底的深渊
  
  可这不是结局
  
  这又怎会是结局”
  
  
  
  
  
  
  
  
  
  
  
  
  
  “哈利~你就陪我去嘛~~不就是个化妆舞会,你那么英姿飒爽,风情万种,骚气迷人的绅……”年轻人知趣地闭上了嘴,因为原本低头写文件的亚瑟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艾格西一下缩回了凳子里,抱着手,闷闷不乐地撅着嘴,想用肢体语言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是这在哈利看来就像一只小狼狗没有得到骨头嗷嗷的委屈的叫。哈利面无表情地努力憋着笑。
  
  良久,他说了一句:“我只是在想我要带什么面具。”
  
  小狼狗的热情复苏啦!他一下子把身子向前倾,对着哈利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哈利瞪着他,想要用小眼神把他打败。就在他们打算开始互相啃咬的时候,传来了梅林咬牙切齿的声音:
  
  “亲爱的绅士们,能否关上你们该死的眼镜儿,善待一下你们孤寡可怜的魔法师?”
  
  “好的,梅林”艾格西伸手关掉了哈利和自己的眼镜,舔了舔嘴唇,眼巴巴的望着哈利,哈利戏谑的挑起眉,严肃的说:“加拉哈德,我才不会和你在圣桌上做爱。”
  
  最纯洁的骑士咧开嘴:“我知道,我的亚瑟王。所以我打算把你扑在地上。”
  
  (此处省略一个车,,嗯有机会补上w)
  
  快感逐渐散尽,艾格西松开他的亚瑟,躺在他旁边咯咯的笑。哈利懒懒地转过头,问他:“你笑什么。”
  
  艾格西望着天花板,笑着说:“我在想,要是我不在了,谁来吃你这么个可口的东西。”
  
  哈利记得当时自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呢。”
  
  当然那时谁都没有预料到有些残忍的未来。
  
  
  
  
  
  
  
  
  
  
  
  
  
  
  ③
  
  “悲伤是一只没有色彩的木偶,
  
  毫无意义的重复着早已麻木的动作
  
  嘿,你别难过啦
  
  你看我都不难过。”
  
  
  
  
  
  
  
  
  
  
  
  
  
  
  
  “你在说什么呀,哈利。”那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我说,你不要为了我硬撑,那样太痛苦了,我舍不得看你遭罪。
  
  可他到底是咬紧了嘴唇,没有把那句话重复第二遍。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泣不成声。
  
  男孩一直低声哭泣着,晶莹的泪水从他那漂亮的眼睛里流出来,顺着脸颊流到耳根,再在枕上印湿一片。
  
  他轻轻地抚上艾格西的脸,温柔的帮男孩拭去泪水,手却不住的颤抖,他低下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乎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怎么都止不住内心巨大的哀恸。
  
  良久,艾格西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天快亮了,哈利,你最后陪我看一次日出吧。”
  
  他说:“好。”
  
  艾格西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划过导师脸上的那滴泪。
 
  

  哈利亲自为他的男孩念了悼词。在他的胸口放上一枚小小的徽章,后又为他轻轻地合上了棺木。
  
  全程哈利都表现的异常冷静。
  
  是的一切照旧,哈利告诉自己,只不过心中最明亮的那个小太阳不见了而已。
  
  他仍然每天按时起床;按时做早餐,开始总是习惯性的做两份,等他后知后觉发现时,愣一瞬再默默把它一同吃掉;仍然像以前那样定期去超市采购,把啤酒可乐薯片等垃圾食品放到购物车里,然后结账时才恍然大悟一样样的拿出来;晚餐后阅读报纸,大声读出来问旁边人怎么看,结果半天没有人回应,他才会抿起嘴当作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有时候回到总部看看新人们的训练情况,说你们应该像我旁边的加拉哈德学习。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不过哈利仍然生活规律的不得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直到某一天他无意间翻出了那台电脑,哈利随意的打开了一个视频。
  
  他愣住了。
  
  屏幕上印出一张艾格西稚嫩的脸。在他的书房,墙上还贴满了他的太阳报。
  
  看着那张在熟悉不过又陌生的脸,哈利几乎是马上就要流出泪来。他条件反射般地按下了播放键。
  
  “嘿,我不管打开这该死的鬼东西的仁兄是洛克希,布兰登还是梅林,我都劝你把它关掉。后面的内容我怕吓到你们,我没有在开玩笑。”
  
  过了许久,视频上的年轻人才再次开口。
  
  “两个月了,我的天哪。我还是该死的每天都很想他。”
  
  “我买了一份V-Day的报纸”
  
  “我要继续拯救这个他拯救了一辈子的世界。”
  
  “我要为他好好活着,我猜他要是看到了应该会很骄傲。”
  
  “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告诉他我有多爱他了。”
  
  “我知道这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一个人对着电脑自言自语。可是我…”
  
  “我只是需要…把这些东西说出来。”屏幕上的艾格西低着头小声说。
  
  而屏幕外的哈利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男孩,一动也不动。
  
  “他让我等他,好,那我就住进他家慢慢等。”
  
  “我要等他回来,哈利,你可不许再食言了啊。”年轻人扯出一个笑容。
  
  画面定格在年轻人最后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和那天他央求哈利陪他最后看一次日出时的笑容像极了。
  
  哈利不知疲倦地一遍一遍放着那个视频,艾格西的笑容逐渐变得不真切起来,眼前的男孩变成模糊的色块,只剩下他心里的那个艾格西灿若朝阳的大大的笑容。
  
  “你可不许再食言了啊。”
  
  “你可不许再食言了啊。”
  
  “我要等他回来。”
  
  我没有食言啊,我的男孩。可你又为什么,要给我如此严酷的惩罚呢?我回来了,可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你去哪里了艾格西。
  
  你快回来啊,我好想你。
  
  你快回到我身边啊。
  
  艾格西,我想你。
  
  
  
  
  
  
  
  
  
  
  
  
  
  
  
  
  
  ④
  
  “生命再长不过
  
  烟花落下了眼角
  
  世界再大不过
  
  你我凝视的微笑
  
  在所有流逝风景与人群中
  
  你对我最好”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进这个温馨的房间,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
  
  “早安,安文先生,昨晚睡得怎么样?”女佣打扫着哈利的房间,擦着桌子上的花瓶。
  
  “早安,佩吉。”他脸上挂着一个慵懒的微笑,“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一个男孩,背对着我画画,他画了好多好多蝴蝶,可我一直都看不清他的脸……”
  
  佩吉放下手中的花瓶,轻声说:“也许是原来认识的人吧。”
  
  哈利耸耸肩,“就算是,我也不记得了。”
  
  日光在清闲无聊的生活中一天天被拉长,阿兹海默症,老年人的通病,所以哈利也不想着再记起些什么了。每天去花园里散散步,喝一杯热腾腾的下午茶,也不妨是一种很好的消遣方式。
  
  只不过哈利知道,自己一定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每一天,他都会听见一个声音甜甜的叫自己的名字,转过身却总是空无一人。
  
  不过也罢,记不起的,下辈子再记吧。
  
  哈利闭上眼,一片宁静中他看到不远处一个牵着约克夏的男孩,在他的身后有无数蝴蝶在夕阳余晖中扇动着翅膀。
  
  一瞬间,身体里所有的细胞都叫嚣起来,失去的那最重要的一块拼图终于完美的嵌入,仿佛他生来就属于他,他想起来了。艾格西,艾格西,艾格西,我的男孩。
  
  那是他脑海中唯一也是最后浮现的名字。
  
  男孩朝他伸出手,在夕阳的余晖里,仿佛全身都闪着光。
  
  他对他说:“哈利,跟我来吧。”
  
  哈利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
  
  
  
  
  
  
  
  
  
  
  
  
  
  -END-
  
  

  
  
  ========
  
  后记: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双杀算糖不算刀!所以不许说我发刀(*/ω\*)可能没有写出我心里的他们但是我尽力啦。如果你到现在都还在循环五月天的《好好》大口吃下了我的安利,那我真是太爱你啦!
  
  另:“我们都要把自己照顾好
  
              好到遗憾无法打扰。”
  

评论(14)
热度(31)
  1. yyyyyy221B的大角鹿 转载了此文字
    他们是没有分开的❤️ 感动谢谢大角鹿大大 么么扎 mua~这算是提前的生日礼物吧~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