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透明 …
只能给太太们小红心和小蓝手辣

【RF】Goodnight,John(一发完结)

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甜(◍•ᴗ•◍)

姜撞奶不是奶:

※小甜饼大概


※ooc严重!非常严重!极端严重!



之前一段时间局势太过紧张,号码小分队的众人多少有点作息不当,其中以Harold Finch尤为甚,身为当事人以及事情的始作俑者之一,他压力非常大。战争结束之后,他根本调整不过来。


“Harold,你该去睡了。”前特工第三次提醒坐在电脑前的老板。


“不了,Mr.Reese,我还不困。”男人拒绝了这个建议。只要他愿意,他总是能给自己找到事情做,比如收敛更多的财富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条件,或者是调试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小程序,反正John Reese也看不懂他在做什么,他完全可以假装这是一些要紧事儿。


今晚已经被拒绝了三次的灰发男人默不作声地把手帕和刚擦好的枪搁在桌上,到Harold Finch身后,伸手稍稍用力压在自己老板的肩上,语气低柔,“你已经连续在电脑前工作了十四个小时了,哪怕不睡觉,你也要去床上躺着,现在。”


Harold Finch的双手在键盘上停住了,思考了一小会。他确实不困,但是他百分之百是捱不过前特工的,尤其是还在对方的地盘上。


他现在住在前特工的家里——没错,就是他之前送给对方做生日礼物的那一套。那是一间很大的公寓。他猜对方一定很少在这里落脚,尤其是在Samaritan上线之后。


但是现在这里终于有那么一点“家”的味道了——自从他住进来之后。


Harold Finch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神使鬼差地答应了这个同居的邀请。也许是因为劫后余生让他产生了一种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应激反应,如果没有看到前特工的身影就会特别紧张。也许是因为他原本的住所,地下地铁站——老实说他还挺喜欢那个地方的——被Root占用了,她宣布她将把这里作为和Sameen Shaw的婚房,然后将她的好友兼半个顶头上司赶了出来。


但是进到了John Reese的公寓,便意味着他要处处受到他人管辖了,比如在作息问题上。前一个星期灰发男人对他还比较纵容,“给你一个星期调整”对方原话这么说。前特工是个行动力特别强的人,现在一个星期过去了,Harold Finch毫不怀疑如果他此时还拒绝对方带有命令式的要求,灰发男人会直接将他扛起扔在床上。


这会让他所有关乎男性的尊严都去见鬼。


权衡之下,Harold Finch只好乖乖地站起身,回到楼上的卧室。


前特工站在门口给他关上房间的大灯。Harold Finch躺在床上,将被子拉到胸口,看见口逆光黑色的身影,他突然有些慌了起来,忍不住颤颤巍巍地叫道,“Mr.Reese……”


男人的身形顿了一下,回过身来坐在他的床边,“我不走,我等你睡着。”


Harold Finch将被子拉到鼻下,遮住自己的小半张脸。前特工背对着他坐着,黑暗里他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但是能通过细小的机括声猜到对方又在摆弄他的武器了。他感到百无聊赖,意识清醒地要命,只好一直听着对方装卸热兵器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John Reese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低声道,“还没有睡着?”


他没有得到回答。灰发男人拧亮了台灯,果不其然看到自己的老板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摘掉眼镜之后他的眼镜显得更为突出了一点,眼眶泛着白种人特有的微红。


John Reese没有关掉台灯,而是站起身出了房门,“我去给你准备点喝的。”


“威士忌?”Harold Finch在他身后问道。


“不是。”前特工下楼了。


John Reese打开冰箱,他记得自己前几天采购食品的时候才买了几盒鲜牛奶。他拿出其中一盒,撕开包装倒进了煮牛奶的小锅,开小火。热力很快将牛奶的芬芳蒸发出来,在锅上氤氲出奶白色的雾气。灰发男人找出了一只长柄勺,在锅里顺时针搅了搅,让液体可以被充分加热。


他一回头,发现自己的老板穿着睡衣和毛绒拖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自己。


“Harold,”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回到床上去,我这边很快的。”


这话对矮个子男人没用,他依旧固执地站在厨房门口,寸步不挪。John Reese也不再催促他,搅拌着牛奶,直到液体被加热到合适的温度,他关掉了火,往里头搁了两勺糖,搅融之后从碗柜里拿出一只碗,将加了糖的热牛奶倒进碗里,端着上楼了。Harold Finch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没等灰发男人开口,自己就自觉地躺回床上。


John Reese给他掖好被子,看着他喝下那碗热牛奶,“你还要听童话故事吗?”前特工半开玩笑地问道。


他的声音温和低沉。Harold Finch本想拒绝,这听起来像是他还是个小孩子一样,但是喝下去的L-色氨酸很快地发生了作用,也许已经产生了荷尔蒙5-羟色胺和褪黑激素。温暖的牛奶,温暖的被窝,温暖的嗓音,气氛太好,他突然觉得自己想听那么一两个童话故事了。这在他的童年都没有遇到过,他感兴趣的是机械以及鸟类。


John Reese也没有想到自己带有调侃性质的话会被对方当了真。他翻遍了自己的公寓,才找到一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应对任务买的一本小画本。


“准备好听故事了吗?”他坐在Harold Finch的床边,摊开画本。封面上画着一大一小两只兔子。John Reese轻声道,“猜猜我有多爱你。”


他抬头看了一眼Harold Finch,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小兔子想要去睡觉了,”灰发男人开始念画本里的文字,“它紧紧地抓住大兔子的长耳朵,它要大兔子好好地听。”


   
“它说:‘猜猜我有多爱你?’”


“‘噢,我大概猜不出来。’大兔子说。”


  
“‘有这么多。’它伸开双臂,拼命往两边张。大兔子的手臂更长,它说:‘可是,我爱你有这么多。’嗯,是很多,小兔子想。”


灰发男人的声音缓慢低沉,带着天生自有的说话语气,轻得几乎带出气声来。


“‘我爱你,有我够到的那么高。’小兔子举起胳膊说。”


   
“‘我爱你,也有我够到的那么高。’大兔子也举起胳膊说。这太高了,小兔子想,我真希望我也有那样的胳膊。”


“然后,小兔子又有了一个好主意,它朝下倒立,把脚往树干上伸。它说:‘我爱你,一直到我的脚趾够到的地方。’”


   
“‘我爱你,一直到你的脚趾够到的地方。’大兔子说,它把小兔子高高地抛到了它的头顶上。”


Harold Finch的眼睛缓缓地半阖上。


“‘我爱你,有我跳得那么高。’小兔子哈哈大笑,它跳上又跳下。”


“‘可是我爱你,也有我跳得那么高。’大兔子微微地笑着,它跳得那么高,耳朵都碰到树枝上面了。跳得太高了,小兔子想,我真希望我也能跳那样高。”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从这条小路一伸到河那边。’”


   
“‘我爱你,过了那条河,再翻过那座山。’大兔子说。这实在太远了,小兔子想。它太困了,实在想不出什么来了。于是,它抬头朝高高的灌木丛上望去,一直望到一大片黑夜。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天空更远了。‘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么高。’它说,然后闭上了眼睛。‘噢,这真远,’ 大兔子说,‘这非常远、非常远。’”

  
“大兔子把小兔子轻轻地放到了树叶铺成的床上,低下头来,亲亲它,祝它晚安。然后,它躺在小兔子的身边,小声地微笑着说:‘我爱你,到月亮那么高,再——绕回来。’”


John Reese放下画本,他以为Harold Finch睡着了。他阖着眼睛,面容安详得像个孩子。他拧灭台灯,合上画本,轻手轻脚地准备出门。


“John,”躺在床上的男人忽然开口,声音轻得像是呓语,“我爱你,到月亮那么高,再绕回来。”


门口的男人沉默了一会,低声笑了起来,“Goodnight,Harold。”


“Goodnight,John。”


—FIN—

评论
热度(130)
  1. 221B的大角鹿姜撞奶不是奶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甜(◍•ᴗ•◍)

© 221B的大角鹿 | Powered by LOFTER